联系我们:400-060-9693

雷莫芦单抗联合厄洛替尼治疗转移性肺癌表现亮眼

您在这里:首页 > 用药资讯 > 肿瘤/癌症 > 肺癌 >

最近,一项新的临床试验表明:在转移性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中,雷莫芦单抗(Cyramza)和厄洛替尼(Tarceva)联用显著提高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率(PFS)。

联合用药的安全性与先前单独给药的临床试验中所报告的一致。在安全性方面,与接受厄洛替尼/安慰剂的患者相比,雷莫芦单抗/厄洛替尼组最常见的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AEs)发生率更高(差异大于5%),包括高血压、痤疮样皮炎和腹泻等。

这项研究的全部成果将在即将召开的医学会议上发布。根据这些研究结果,预计该疗法将在2019年晚些时候向FDA提交申请。

“研究表明,雷莫芦单抗和厄洛替尼联用显著延缓了这类患者的疾病进展,令人振奋!”雷莫芦单抗的制药企业礼来癌症晚期发展副总裁Maura N. Dickler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RELAY试验是一项国际性的三期临床试验。试验共纳入543例IV期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包括外显子19缺失和外显子21(L858R)突变。试验的A部分采用每两周静脉注射10 mg/kg雷莫芦单抗外加口服150 mg厄洛替尼的方式,主要评估联合疗法的安全性和可耐受性。在B部分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接雷莫芦单抗/厄洛替尼联合治疗,另一组接受安慰剂/厄洛替尼治疗。

该试验还附加了C部分,即静脉注射雷莫芦单抗联合口服吉非替尼(艾瑞莎)或奥希替尼(泰瑞沙)。这两种TKI抑制剂都被批准用于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为了符合入选条件,患者首先必须经过细胞学或组织学确诊符合美国肺癌分期标准联合委员会规定的IV期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厄洛替尼一线治疗的标准,并且还要具有至少1个可测量病变和至少3个月的预期寿命。

RELAY试验的主要终点是PFS和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数≥1的患者。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率(OS)、客观反应率(ORR)、疾病控制率、反应持续时间、药代动力学、抗雷莫芦单抗患者数量、肺癌症状量表基线变化、EuroQol 5维5级问卷基线变化。

早在2014年12月,FDA已批准雷莫芦单抗联合多西他赛用于含铂化疗期间或治疗后进展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同时还规定,EGFR或 ALK异常的患者应在服用雷莫芦单抗之前先要接受FDA批准的针对性药物治疗。

关于雷莫芦单抗

癌症的生长和扩散需要大量营养,它不断生成新的血管,为自身提供充足的血液。

肿瘤是通过产生一种叫作VEGF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可附着于血管细胞的VEGF受体,并在肿瘤周围形成新血管。

而雷莫芦单抗是一种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受体2拮抗剂,其通过阻断VEGF受体配体VEGF-A、VEGF-C和VEGF-D的结合,特异性结合并阻断VEGF受体2的活化,从而抑制血管生成和肿瘤生长。目前,雷莫芦单抗已获批用于肺癌、肠癌和胃癌。

关于厄洛替尼

厄洛替尼是第一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可阻碍肿瘤的生长、转移和血管生成,并加速癌细胞的凋亡。

其他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靶还有一代(吉非替尼、埃克替尼)、二代(阿法替尼、达克替尼)三代(奥希替尼、纳扎替尼)。

▲治疗前先检测EGFR突变

肺癌是全球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也稳居我国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之首(根据国家癌症中心最新癌症报告)。非小细胞肺癌是最常见的类型,约占80%~85%。IV期非小细胞肺癌非常难治,预后较差。

EGFR是一种促进细胞生长和分裂的蛋白质。EGFR发生突变,可能导致蛋白质过度活跃,引发癌症,约10%~35%的非小细胞肺癌与该突变有关。最常见的EGFR突变为外显子19缺失和外显子21(L858R)突变,占EGFR突变肿瘤的90%以上。

EGFR基因检测已成为非小细胞肺癌治疗的必要步骤。肺癌患者一定要记住:治疗前一定要先检测EGFR基因突变情况,再选择相应的靶向药物。

如今,随着对癌症的研究不断深入,“单基因、单突变、单药”的模式在治疗决策中已逐渐落伍。我们需要同时考虑所有的突变,分析其相互作用,找到最有效的治疗方案。

而Cellworks TRI检测,可根据多种癌症患者的二代基因测序信息,使用生物模拟技术,建立生物模拟“疾病模型”。通过不断组合药物模型数据库中FDA批准的药物,生物模拟这些药物组合对患者疾病模型的效果,基于表型作用,预测出最有效的药物组合。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