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多发性骨髓瘤治疗有哪些新药

多发性骨髓瘤(MM)是仅次于淋巴瘤的第二大血液肿瘤。近年来,随着一些新药,如硼替佐米、来那度胺的应用,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情况已得到明显改观。

然而,由于骨髓瘤的异质性,易产生复发耐药,且复发/难治性患者疾病进展迅速、生存期短、预后极差,是治疗面临的一大挑战。不过,目前,这方面已取得了一些突破。

近日,在第23届国际血液学恶性肿瘤大会上,美国埃默里大学医学院血液和肿瘤学系教授兼主任、埃默里大学温希普癌症研究所首席医学官Sagar Lonial博士就晚期多发性骨髓瘤领域的研究进展接受了采访,讨论了该领域目前的在研药物。

早期数据显示了靶向药物、抗体药物结合物(ADC)、双特异性T细胞单链抗体(BiTEs)和CAR-T细胞疗法等新疗法的潜力。

Venetoclax (Venclexta)

正在进行的一项II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在11例复发性和14例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中,Venetoclax(Venclexta)、卡非佐米(Kypris)和地塞米松联用,可获得100%的客观缓解率,部分缓解率高达86%,数据结果令人振奋。

Venetoclax以往被用来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淋巴瘤,现在也用于骨髓瘤。Venetoclax耐受性良好,单独给药在骨髓瘤中有40%的应答率,与地塞米松联用可使应答率上升到65%。当它与卡非佐米,硼替佐米(Velcade)甚至达雷木单抗(Daratumumab)联用时,反应率接近100%。

XPO1/CRM1抑制剂Selinexor

XPO1/CRM1抑制剂Selinexor在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中表现出良好的反应率和生存效益。然而,在2019年2月,FDA肿瘤药物咨询委员会(ODAC)以8票对5票未通过新药Selinesor的加速审批,理由是在IIb期临床试验(名为STORM)中,Selinexor出现导致患者死亡的重大安全问题。并且,STORM是一项单臂临床试验,之前的I期研究并没有证明该药物具有很强的单药治疗活性。

尽管如此,Selinexor在相应患者中发挥的作用仍然是有目共睹的。Selinexor单独给药时,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约为2.5~3个月。也有一些患者虽然没有达到客观缓解,但稳定状态也可以持续一段时间。最大的挑战是不良反应:胃肠道毒性、恶心、呕吐和体重减轻、血小板减少等。如何减少副作用,以及如何联合用药都是未来需要面对的问题。

CAR-T和BiTE疗法

CAR-T细胞疗法整体的高应答率令人鼓舞,几乎80%~90%的患者对该疗法有反应。但这个结果有些选择偏差(让晚期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参与临床试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也不知道这些反应有多持久。在早期的bb2121试验中,缓解持续时间约为11个月。更大的 bb2121试验目前已经完成了注册,正在等待试验结果。

2018年ASH年会上,我们见证了BiTE的效果。BiTE免疫疗法在经过预处理的患者中有非常高的反应率。现在只是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来了解它的活性。

可以预见,未来,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治疗领域将朝着更加个性化的方向发展,即融合免疫疗法和精准用药,找出哪些患者对靶向治疗更敏感。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