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卵巢癌手术后疗效有限,远程会诊咨询国外专家诊疗意见

您在这里:首页 > 疾病专区 > 卵巢癌案例 >

▲病史简述

2013年,王女士被诊断出患有卵巢癌,经过手术和辅助化疗后,还是出现了纵膈和腹腔内淋巴结转移。在随后的四年时间里,王女士接受了多种不同的化疗方案和放疗,病情有所好转,但CA125并未降低。2018年王女士又相继接受了化疗、内分泌治疗,并依据基因检测结果进行奥拉帕尼靶向治疗。目前,奥拉帕尼治疗已持续近8个月,前4个月 CA125(卵巢癌相关抗原)有明显下降,但此后又回升,疗效有限。为了寻求更有效的治疗方案,王女士的家人通过院内“汉鼎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咨询了美国妇科肿瘤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

▲汉鼎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提供“第二诊疗意见”

出席本次视频会诊的美国医生,是来自美国长老会霍格纪念医院的主任医师Dr.Alberto A. Mendivil, M.D(阿尔贝托A.门迪威尔 博士),他在妇产科及妇科肿瘤诊疗领域具备20余年的丰富专科临床经验,是美国妇科腹腔镜协会(AAGL)微创妇科手术卓越中心的指定医生。。会诊过程中,门迪威尔博士与院内医生进一步核实确认患者的病情,了解最新的进展情况,并就相关的治疗措施与院内医生进行了讨论。

考虑到患者一开始对奥拉帕尼有较好的反应,门迪威尔博士建议尝试另一种PARP抑制剂,比如Zejula(niraparib,尼拉帕尼)。该药是美国FDA批准的首个无需BRCA突变或其他生物标志物检测,就可用于治疗的PARP抑制剂。研究显示,尼拉帕尼有着最长的生存获益优势,能在不额外增加毒性的情况下提供一些临床疗效。

门迪威尔博士强调化疗或者靶向治疗对未来继续控制癌症很有必要。如果尼拉帕尼静脉化疗有效,在患者能够耐受的情况下可继续使用该药以控制肿瘤生长。如果尼拉帕尼没有疗效,他建议使用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或者考虑口服依托泊苷VS每周紫杉醇治疗。如果患者PD-1突变阳性,还可以考虑使用帕博利珠单抗(Parbolizumab)。

门迪威尔博士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一步是获取新鲜病理组织并送肿瘤分子学检测,因为进一步的基因检测有助于寻找其它的治疗靶点。他推荐进行PET扫描后,在CT引导下活检取组织,或者腹腔镜下切除病灶,将组织送至基因检测公司(Caris或者Foundation One)进行分子学检测。

▲关于Caris基因检测

Caris肿瘤分子图谱检测,不同于单纯的基因(DNA)检测,它能够准确检测基因重组及复制码变异、DNA突变、RNA和蛋白质表达,全面分析患者的肿瘤生物标志物,提供关于患者肿瘤病理学、生物学、遗传学的全面信息,并以FDA批准的9种检测技术交互印证,保证检测数据的准确性。同时,Caris肿瘤分子图谱检测还能够通过明确与治疗药物相关的重要生物标志物信息,帮助肿瘤科医生为癌症患者确定临床有效的药物(包括化疗药、靶向药、免疫治疗药物等),排除非受益药物,并针对一些当前治疗非常局限的患者找到相匹配的临床试验,为患者带来更多的治疗机会。

(备注:汉鼎好医友远程视频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