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25岁得了卵巢癌,为保全生育能力,她视频会诊美国妇科专家

您在这里:首页 > 疾病专区 > 卵巢癌案例 >

每个女性一生中被诊断为卵巢癌的风险为1:70,这是女性中的第二大常见妇科肿瘤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其中,卵巢交界性肿瘤(BOTs)是一类组织学特性和生物学行为介于良、恶性之间的低度恶性潜能肿瘤,细胞学特征提示恶性但是没有浸润。这类肿瘤最青睐年轻女性,其中 20~40 岁生育年龄妇女约占 50%。

来自海南的25岁女生小丁就是其中之一。去年的一次体检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通过血液检测,医生发现她的肿瘤标志物CA125明显升高,B超及核磁共振检查提示双卵巢囊肿。后经手术治疗,小丁切除了双卵巢囊肿和盆腔病灶,病理提示:(左、右卵巢囊肿)卵巢交界性浆液性瘤;(盆腔病灶)微乳头型交界性浆液性肿瘤,伴非浸润性种植灶。今年1月,小丁复查影像提示右卵巢占位,盆腔腹膜多处散在性病灶,疑似肿瘤复发。于是小丁再次做了手术切除右附件和盆腔肿物,术后病理提示右卵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

为了延缓疾病进展,术后小丁接受TP方案化疗。化疗完成后,再服用米曲唑维持治疗。为了保留生育能力,医生暂不对其左侧附件进行切除。

然而,小丁心里各种担心,选择保全生育能力风险大不大?化疗副作用大要不要换方案?能不能靶向治疗?怎么备孕?……带着这些疑虑,小丁最终通过知名中美跨境医疗平台汉鼎好医友,预约了美国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综合癌症中心主任Michael Birrer, M.D.(迈克尔·伯勒 医学博士)进行视频会诊。他曾是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妇科肿瘤研究计划主任、麻省总医院妇科肿瘤中心主任、哈佛大学医学院医学教授。


汉鼎好医友签约专家Michael Birrer, M.D.

会诊过程中,Birrer博士认为小丁先前所接受的手术、术后化疗方案以及内分泌治疗选择都是十分合理的。由于病理报告提示肿瘤侵袭性高,他建议小丁维持目前的化疗方案,直至完成6个疗程。化疗过程中若出现骨髓抑制的情况,可使用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来维持血细胞计数。针对基因检测提示的BRAF突变,Birrer博士表示这是提示预后较好的一个标志。如果小丁在化疗及后续内分泌治疗后,肿瘤复发,可针对BRAF进行靶向治疗。治疗前后进行影像学复查,以明确药物疗效。若治疗完成后复查还有肿瘤残余,建议手术获取新的组织,对残余肿瘤再次进行基因检测,根据检测结果调整治疗方案。

针对保留生育能力的问题,Birrer博士指出,鉴于该肿瘤的高度侵袭性,选择保存生育能力在美国并非标准疗法,但如果患者经过后续治疗复查没有残余肿瘤,并希望保留生育功能,可以考虑先不手术切除另一侧卵巢。后续备孕和妊娠应遵循妇产科医生的指导。

关于(BOTs)患者保留生育功能的问题

手术是卵巢交界性肿瘤(BOTs)最重要、最基本的治疗手段,近 75%的 BOT 患者诊断时处于早期( I 期) 。对于不满 40岁有生育要求的早期BOTs患者,进行单侧附件切除术或单纯卵巢肿瘤去除术等保守性手术是相对安全有效的治疗手段。有学者推荐,卵巢交界性肿瘤(BOTs)患者行保留生育功能术后的妊娠时间应避开其复发高峰期,尽量在术后半年至 1 年内开始,也可选择度过高峰期停用化疗药后 6~12 个月后开始。对于术后无法自然妊娠的患者,可在肿瘤专科和生殖专科医生的讨论下选择合适的辅助生殖技术(ART)进行助孕。

(备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