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医学顾问:400-060-9693 (24小时在线)
首页 > 疾病专区 > 胃癌案例 >

“空巢”老人胃癌晚期,儿子选择中美远程会诊弥补心中遗憾

胃癌案例 | 阅读量:

病史简述

去年11月,在北京打拼多年的宇封(化名)接到一通电话后便急匆匆地赶回了家乡。

走进家门,他竟一下子没认出自己的父亲:怎么瘦成这样?跟以前判若两人!母亲在电话里只说家里有急事便挂了电话。在他追问下,母亲这才把电话里没讲清的事和他说了。

微信图片_20200914113347.jpg

原来,宇封父亲几个月来都没什么胃口,吃点东西就觉得胀,后来开始胃疼,10月底实在忍不住了,才到医院检查。通过胃镜、超声、腹部MRI、盆腹腔CT等检查,医生发现父亲胃窦部肿物以及肝占位。病理活检诊断为胃窦中分化腺癌(cT4N3M1 IV期)伴肝转移。

为了让父亲得到更好的治疗,宇封带他去了北京,12月开始接受治疗。先是4个周期的“替吉奥+奥沙利铂+某国产PD-1抑制剂”,后来因副作用明显,改用阿帕替尼+SOX方案化疗。然而,很快又因白细胞、血小板显著减少不得不停用该方案。

今年4月,宇封父亲复查了腹部CT,提示肝转移灶又进展了。医生采用“另一国产PD-1抑制剂+白蛋白紫杉醇+雷替曲塞”方案化疗一周期后,宇封父亲整个人非常难受,乏力明显,浑身疼痛,白细胞及血红蛋白下降。无奈之下,只好再度调整用药。

微信图片_20200914113350.jpg

半年多来,宇封眼见父亲经历了多么艰辛的治疗,遗憾的是,效果并不理想。

偶然之下,他得知可通过院内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申请国外专家会诊,立马和主诊医生商定了这事。

他想让父亲享受最好的医疗资源,即便花光继续也在所不惜。他从未如此深刻地理解“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这么多年来,自己只顾打拼事业,亏欠父母太多了,也没成家,更别提让父母抱孙子了。

待国内疫情缓解,他们很快联系到美国西达-赛奈(Cedars-Sinai)医疗中心肿瘤专家Noam Z. Drazin博士。

1600054988943538.jpg

Noam Z. Drazin, M.D.

会诊中,Drazin博士建议完善二代基因测序(NGS),看能否找到可靶向治疗的突变。若存在NTRK突变,可考虑使用恩曲替尼(Entrectinib),这是一种“不限癌种”的个体化靶向药物,可用于治疗NTRK融合阳性的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患者。

鉴于患者起初活检IHC提示HER2阳性,Drazin博士建议进行FISH检查以明确HER2情况。若证实HER2阳性,可考虑采用HER2靶向药物,如曲妥珠单抗,也可联合PD-L1或VEGF抑制剂,这将是患者一线治疗的主要方法。

此外,Drazin博士还介绍了CheckMate-032研究的最新数据,指出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欧狄沃,O药)单药,以及纳武利尤单抗联合CTLA-4抑制剂伊匹木单抗(O+Y双免疫疗法),在化疗难治性胃癌患者中显示出较好的抗肿瘤活性和持久反应,且安全性可控。因此,对于晚期胃癌患者而言,O+Y双免疫疗法也是一种治疗选择。

Drazin博士指出,患者似乎已接受了所有适当的细胞毒性化疗(包括5FU、紫杉烷类、铂类),但他强调,需要注意用药时间,以观察疗效反应,尤其是早期在治疗上的改变或增加,以评估化疗方案的疗效。如果在治疗方案执行不充分的情况下断定疗效的成败,则过于草率。

对于宇封父亲这样的转移性疾病患者,Drazin博士还给出了专业的姑息治疗建议,以改善生活质量。医生说,生命的长短固然重要,但生命的质量也同样可贵。

目前,宇封父亲正参照美国专家的治疗方案接受治疗,病情已得到初步控制。希望在中美医生的合力之下,老人的病情能得到更好地控制,让宇封有更多时间来弥补心中的遗憾。

(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来源: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好医友根据患者口述整理)

2020-09-28 13:46

好医友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