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医学顾问:400-060-9693 (24小时在线)
首页 > 疾病专区 > 肝病专科 >

先天胆道闭锁的她成功活了下来,恩人是一名59岁的双器官捐赠者

肝病专科 | 阅读量:

病史简述

在克利夫兰诊所的走廊里,乔·吉尔法利(Joe Gilvary)第一次看到1岁的凯特琳·库彻(Katelyn Kutscher)时,一股激动的情绪涌上心头。


乔·吉尔法利和凯特琳

凯特琳出生于2018年12月1日,当时她被诊断出胆道闭锁(biliary atresia,BA),这是一种肝内外胆管出现阻塞并可导致淤胆性肝硬化而最终发生肝功能衰竭的疾患。由于胆汁无法从肝脏进入小肠,凯特琳的皮肤和眼白都变成了淡黄色。

在上世纪50年代以前,这种疾病几乎没有办法治好,直到1957年Kasai对一名胆道闭锁患儿进行了世界上第一例肝门空肠吻合术,才使得所谓的“不可治疗型”胆道闭锁患儿重新获得了生存希望。这种手术后来被命名为Kasai手术,并逐渐成为胆道闭锁的标准疗法。

遗憾的是这种手术对凯特琳并不起效。她的母亲回忆说:“她的肚子里充满了液体,她的皮肤一天比一天黄。因此,在2019年3月,我们被转到克利夫兰诊所,这是俄亥俄州仅有的同时进行成人和儿童活体肝移植的医院之一。” 很快,凯特琳就被列入了等待肝脏移植的名单。

不过,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供体(不管活的或死的)并不容易,尤其是儿科患者更难。

根据器官共享联合网络(UNOS) 统计数据显示,由于缺乏合适的器官,每年大约有3000人在等待肝脏移植的过程中死亡或病危。

凯特琳的母亲布列塔尼·库彻(Brittany Kutscher)非常焦虑,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能不能活下去,更不用说度过她的第一个生日。庆幸的是,凯特琳及时收了到匿名捐赠。现年59岁的乔·吉尔法利决定将自己的一部分肝脏捐献给凯特琳。一年前,他已将自己的一个肾脏捐献给了另一位陷入绝境的病人。他曾表示有意愿成为一名双重器官捐赠者,结果发现他的血型和其他标准都与凯特琳完美匹配。

“乔是一位伟大的绅士,他无私地献出自己的器官来拯救他人的生命,”克里夫兰诊所活体肝移植项目的主任、凯特琳的移植外科医生Koji Hashimoto博士说,“我们对潜在的捐赠者进行了严格的医学和心理评估。我们的观点是,如果一个人身体健康,肾功能在正常范围内,即使捐了肾,也会被考虑捐肝。(第二次)移植手术不太可能对他们产生不利影响。”

当时,凯特琳的情况已经非常糟糕。乔的移植外科医生Federico Aucejo博士从他的肝脏左叶切除了一小段与凯特琳大小相适应的侧叶(供体的剩余肝脏通常在6-8周内再生以取代切除的部分)。Hashimoto博士成功地移植了从乔体内取出的肝段。尽管凯特琳因血凝块的原因需要进行后续手术,但移植手术还是按计划进行。

经过一天的手术,凯特琳几乎立刻就有了好转的迹象。

凯特琳的情况导致她的皮肤和眼白变成了淡黄色(最左边和中间)。肝脏移植手术后,她的皮肤和眼睛呈现出更健康的色素和光泽(右)。

凯特琳的母亲布列塔尼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到乔时的感觉,她说:“任何捐献器官的人,尤其是那些他们不认识的人,都是非常棒的人。多亏了乔,凯特琳才能过上自己的生活。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现在,凯特琳已度过一岁生日,热衷于和她4岁的姐姐佐伊玩。她正在变成一个精力充沛的蹒跚学步的孩子,想要融入一切。

Aucejo博士称赞乔是一个非常勇敢和独特的人,但乔说他捐献器官的行为是一种自私的努力。他说:“我确实觉得自己从这次经历中得到的比付出的多。我真的希望凯特琳能接触外面的世界,过她想要的生活--美好的生活。”

参考资料:

https://my.clevelandclinic.org/patient-stories/350-two-time-living-organ-donor-donates-liver-saves-babys-life

2020-01-06 17:02

好医友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