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一场严重的肝病让14岁的他重新认识了生命的意义

2019年04月16日 17:24   浏览数: 次   来源:好医友
您在这里:首页 > 疾病专区 > 肝病专科 >

虽然我在只有9周大的时候就接受了严重肝病的手术,但直到几年前我才真正开始担心我的肝脏。那时我五年级,我的父母告诉我需要做一次肝脏移植手术。那可能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我觉得我的世界几乎崩溃了。

2016年1月,我被列入了移植等待名单。2017年9月21日,也恰巧是我父亲的生日,波士顿儿童医院肝脏移植项目的Heung Bae Kim博士和Khashayar Vakili博士成功的为我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在等待的一年半时间内我学会了很多东西,我希望我的观点对其他等待移植的家庭或任何正在经历艰难的时期的同龄人有所帮助。

▲保持乐观心态

在移植名单上意味着我或许在任何一天的任何时间接受移植。其实我很害怕移植,但如果我每天都在担心或害怕中度过,我就无法享受每一天,也不会是今天的我了。我学会了在任何时候往事物好的方面看。

事实上在我六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妈妈跟我说医生打电话过来告诉她那天晚上可以进行手术。但最后却被告知由于肝脏对我来说并不完美而取消了移植手术。当时我非常恼火,不过,等我平复下心情后我还是很感激所有的医生、护士和所有支持我的人。

▲多方位看待问题

我父母经常提醒我我是多么幸运。许多和我一样患有肝病的孩子需要反复往返医院--而我很幸运的得到了一个移植的肝脏。美国至少有17000人等待肝脏移植,而只有45%的成年人会选择器官捐献。

我真的很幸运,我也很感谢现在的一切。

▲各方面的支持力量

在肝脏移植手术的过程中,我认识到强大的支持力量对我的帮助。在我的恢复过程中,我的学校以各种方式帮助我和我的家人。仅仅一张简单的支持卡片或一封电子邮件其实就能带给我信心和力量了。在我康复的6个星期内,我为错过在学校的一切而遗憾。我不仅想念我的朋友,还想念我的老师和课堂。以前我常常开玩笑,不来上课是件有趣的事。但实际上并不是。

▲关注未来

移植前,Kim博士告诉我,如果一切顺利,六周后我就能恢复正常活动。这激励了我为自己设立了六周后重返足球场的目标。六周过去了,每个人都担心让我上场。但正如Kim博士所承诺的那样顺利。我在第一场比赛中打了守门员,我们赢了!Kim博士朝我竖起大拇指。

生活有起有落,有好有坏,我相信每个人都同意。移植手术后我意识到,我可以用两种方法看待这个世界。一个看法是生活中主要是黑暗,只有一线光明。另一种看法是生活中有很多很多光,只有一些黑暗的微光,这就是我选择的生活方式,我喜欢这样。我现在14岁,每一天都是我一个新的开始。

参考来源:

https://thriving.childrenshospital.org/life-after-liver-transplant/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