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医学顾问:400-060-9693 (24小时在线)
首页 > 疾病专区 > 肺病专科 >

37岁心脏衰竭,竟是得了罕见肺动脉高压

肺病专科 | 阅读量:

考特尼(Courtney)热爱旅行、写作和学习。但当她被一种说不清楚的心肺问题纠缠后,她所喜爱的一切活动都停止了。


考特尼(Courtney)

一直以来,考特尼都很健康,但后来得了几次支气管炎一直好不了。她咳嗽得越来越厉害,呼吸急促,她知道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她开始出现胸痛、胸闷、左手臂疼痛和头晕。她的初级保健医生给她做了心电图,并注意到她右侧心脏变大了。她被送到了急诊室,血液检测提示37岁的考特尼发生了心脏衰竭(初期)。

在经历了许多次的医生看诊、急诊、住院和各种检查后,考特尼的情况变得更糟了。医生对她的所有检查结果感到困惑。她在重症监护病房住了三天,变得越来越沮丧 ,她害怕所有人对她的情况都束手无策。

最后,有一名肺科专家看了考特尼的情况,认为她所患的是慢性血栓栓塞肺动脉高压(CTEPH)。血栓固化后,引起了肺脏和心脏的危险变化。这位医生告诉考特尼她需要接受一种非常复杂的心内直视手术--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PTE),但他所在医院并没有开展这种手术。他推荐考特尼到麻省总医院(MGH)接受治疗。

考特尼说:“我知道麻省总医院享有世界领先医院的声誉,这里经验丰富的专家,让我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考特尼的多学科治疗团队由麻省总医院各个部门的内科医生、外科医生和护士组成。团队成员包括胸外科副主席卡梅伦.赖特博士(Cameron Wright, MD)、心脏外科Gus Vlahakes博士,以及肺科和危重症医学部门的Richard Channick博士, Josanna Rodriguez-Lopez博士和Alison Witkin博士。

“这里的医生让我觉得很温暖,他们很友好,并且真的花时间来回答我所有的问题。” 考特尼说,“我终于觉得我得到了我所需要的医疗照护,并且他们采取了正确的处理方法。赖特博士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我很害怕,但我知道他很有能力,我用生命信任他。同时,我也从护士和助理那边获得了真正富有同情心和专业细致的护理。”

考特尼的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PTE)历时7个小时, 24小时后她醒过来了。术后她在医院住了12天,包括在重症监护室。手术挽救了考特尼的生命。康复过程并不容易,即便出院回家,她还得每天24小时戴着静脉输液泵。随访护士也会定期来看她并做一些检查。

现在,考特尼基本恢复了健康,只有轻微残余的肺动脉高压。虽然爬楼梯时,或者边快走边说话时仍然会气喘,但她已经可以顺利地走到桌子边,不需要中途休息4、5次。通过药物治疗和持续的医生随访,她已经学会倾听自己的身体。

考特尼说:“还有很多事情是我想要做的,包括继续写作、旅行和学习,我想我又有机会实现了。在经历了一连串的艰辛后,我终于在正确的时间,去到了正确的地方,那就是麻省总医院。”

延伸阅读:

慢性血栓栓塞肺动脉高压(CTEPH)是一种罕见疾病,以肺动脉血栓机化、肺血管重构致管腔狭窄或闭塞,肺动脉压力进行性升高,最终导致右心功能衰竭为特征。根据2018年《肺血栓栓塞症诊治与预防指南》,CTEPH 的诊断标准为:经过3个月以上规范化抗凝治疗后,影像学证实存在慢性血栓,右心导管检查平均肺动脉压(mPAP)≥ 25mmHg,且除外其他病变,如血管炎、肺动脉肉瘤等。

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是目前治疗CTEPH 最有效的方法,可明显改善患者预后,部分CTEPH 患者可通过手术达到完全治愈。手术在深低温停循环技术下进行。

手术适应证包括:术前WHO 功能分级Ⅱ-Ⅲ级,外科手术可及的肺动脉主干、叶或者段肺动脉的血栓。该手术风险较大,需要多学科协同合作。

术后并发症及处理非常重要,常见的术后并发症有:再灌注肺水肿、出血、心脏压塞、感染、肝素诱导的血小板减少症、心包切开术后综合征、残余肺动脉高压、谵妄等。

好医友编译整理

参考来源:https://www.massgeneral.org/thoracicsurgery/news/newsarticle.aspx?id=6811

2020-03-12 17:00

好医友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