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让肺癌“降期”,重获手术机会,新辅助免疫治疗是怎么做到的?

您在这里:首页 > 医学资讯 >
2020年03月05日 15:42   浏览数: 次   来源:好医友

免疫治疗,尤其是PD-1抗体类药物,是本世纪肺癌治疗领域的重大突破。目前肺癌免疫治疗的临床研究,数据最多的主要是晚期肺癌,不少晚期患者获得了良好效果,有的患者甚至实现了临床治愈。

那么,以手术为主要治疗策略的早中期患者能否从免疫治疗中获益呢?

新辅助免疫治疗达到“降期”甚至“治愈”

2014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Forde教授发起一项研究,将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O药)应用于可切除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其中一位患者在手术前就接受了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用药后,肺癌原发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1]:

不仅“肿瘤”的样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已经不像一个实体肿瘤了。

更神奇的是,随后进行手术把“肿瘤”取出来在显微镜下一看,之前奇形怪状的肿瘤细胞都不见了!转而被大量免疫炎性细胞取代:

原则上免疫治疗应该在术前进行

有手术机会的早中期患者使用PD-1免疫治疗,根据手术的时序关系可分为两种方案:

·新辅助疗法:手术前进行

·辅助疗法:手术后进行

术前用药对于早中期患者来说并不意外,理论上还有优势。这是因为,相比术后再用,术前免疫治疗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肿瘤本身还在!

免疫疗法的理论基础就在于——对肿瘤细胞癌抗原的有效识别。术前肿瘤本身还在,这时恰好可以利用较高的肿瘤负荷,激活“跃跃欲试”的免疫细胞,让免疫细胞们明确自己的作用目标。即使术后还残留了一些癌细胞,训练有素的免疫细胞还是能帮助身体“清理欲孽”。

反过来,如果先做手术,残余的癌细胞载量显著下降了,癌抗原的识别与免疫细胞的激活效应就“大打折扣”了。

从药物安全的角度讲,术前免疫治疗还有一个重要优点,那就是没有手术的打击,患者对免疫药物的耐受性更强,更不容易出现药物不良反应。咱们就更有机会顺利完成规范治疗。

▲ “主要病理缓解率”更能说明新辅助免疫治疗的有效性

理论归理论,临床上要确保一个治疗方案是切实有效的,既不能光靠理论猜想,也不能只看单个病例。还需要设计严谨的临床试验来予以佐证。

咱们上面提到的Forde教授,经过了两年的深入研究,他们在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更新了研究成果。21名患者术前接受两周期的O药治疗(3mg/kg),每2周注射一次,首次治疗后的第4周进行手术。

绝大多数患者(20名)实现了肿瘤的完整切除,主要病理缓解率(MPR)达到45%,而且,七成以上的患者在一年半里未出现复发[1]。

熟悉临床研究的觅友一定会奇怪,这个“主要病理缓解率”(MPR)是什么?为什么不用“客观缓解率”(ORR)这个大家比较熟悉的指标呢?

原来,“客观响应率(ORR)”描述的是用药后出现肿瘤缩小这部分患者的比例。ORR是描述常规化疗药和靶向药有效性的重要指标,可在免疫治疗方面就不太好使了。因为这些药物是直接针对癌细胞的,一旦起效,肿瘤就会缩小。

免疫治疗则是通过激活免疫细胞的方式“剿灭”癌细胞,肿瘤细胞被增多的免疫细胞所替代。光看CT的话,“肿瘤”可能不仅没缩小,可能还会变大,产生一种疾病发生“进展”的错觉。

影像学判断ORR不好使了,医生们只好通过显微镜来判断疗效。通过病理医生在手术切除的“肿瘤组织”里寻找残存的癌细胞,如果没发现肿瘤细胞,或者肿瘤细胞数<10%,就视为主要病理缓解。

临床研究NEOSTAR证实了MPR比ORR更有意义。在达到“主要病理缓解”(MPR)的患者中,仅60%在影像上看起来原发灶“缩小”了,“客观响应率”(ORR)会严重低估免疫治疗的效果。

除纳武利尤单抗(O药)之外,其他PD-(L)1免疫治疗药物也能在新辅助化疗领域发挥积极作用。去年,ASCO2019年会上,我们看到了不少新辅助免疫治疗的数据,令人欣喜。

01、大型多中心试验LCMC3( NCT02927301)

该研究评估了阿特珠单抗术前新辅助治疗。研究发现,可切除的ⅠB~ⅢB期NSCLC的患者接受2个周期的阿特珠单抗( 1200mg,第1、22天)后手术,87%的Ⅲ期患者在1年内没有出现复发。患者的MPR(病理反应)率为76%。仅1例(1%)出现3级以上不良反应[2]。

02、II期对照试验NEOSTAR

在这项研究中,44名可手术的Ⅰ~ⅢA期NSCLC患者术前接受了免疫治疗,其中23名单独使用O药,21名使用纳武利尤单抗+ CTLA4抑制剂伊匹木单抗(Ipilimumab)联合治疗。

新辅助免疫治疗在全体受试者中可取得25%的MPR率,其中N+I联合免疫新辅助治疗效果更好,MPR率可达44%。8位患者术后发现“肿瘤”组织中完全没有癌细胞了!也就是出现了“完全病理缓解(pCR)[3]。

03、NADIM研究

这是关于O药另一项的研究,研究人员新辅助治疗用药是“O药+化疗“组合疗法。46位患者中,86%的可手术ⅢA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获得了“主要病理缓解”(MPR),其中71%都是“完全病理缓解”(pCR)。

这个联合治疗的结果比单独化疗,或单独免疫疗法都要好得多,实现了联合治疗疗效放大的目的。这也是为什么目前临床上不推荐Ⅲ期患者单用免疫治疗的原因。

以上初步研究数据说明,新辅助免疫疗法是很有前景的。理论上,早中期患者通过新辅助免疫治疗减少肿瘤负荷,让手术对瘤体的切除更加全面,尽可能实现术后切缘阴性(无肿瘤细胞),降低复发风险,减少后续治疗次数。如果后续三期临床试验患者的复发率确有下降趋势,生存质量也不受影响,那么新辅助“免疫+化疗”将颠覆目前可手术肺癌患者的治疗方案。

早中期肺癌占比较高,临床治疗前景广阔

根据中国抗癌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癌症患者生存质量白皮书”的相关数据,处于早中期,也就是Ⅱ、Ⅲ期的肿瘤患者占全体受访者的大部分(52.3%)。相比而言,晚期(Ⅳ期)患者仅占22.8%。

虽然早中期患者是肺癌群体里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是他们却不是目前许多新型治疗方案的适应症人群。

这部分患者的临床预后明显要好于晚期。但是,仍有不少患者,尤其是ⅢB期肺癌,由于存在局部进展等情况失去了手术机会,只能坐等疾病进展。

从治疗角度来看,Ⅲ期和Ⅳ期患者的治疗目的是不同的。IV期肺癌治愈(CR)可能性低,主要是延长生存期和改善生活质量。III期肺癌则有较大可能性实现治愈。

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常务副院长陈明教授就曾提到,国内对肺癌治疗现状存在很大的误区,临床上常常把局部晚期(Ⅲ期肺癌)当成晚期(IV期)肺癌治疗。

目前,已有部分NSCLC ⅢB期患友接受了新辅助免疫治疗,实现了有效“降期”,使他们获得手术机会,从而增加治愈可能。

本站

               

      企业资讯

                  

      媒体报道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