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肠癌8年抗战,我屡败屡战!当癌症再度来犯,我求助了美国专家

2020年04月28日 16:16   浏览数: 次   来源:好医友
您在这里:首页 > 疾病专区 > 结直肠癌案例 >

人物:老郭

抗癌是场持久战,癌细胞绝不会乖乖束手就擒。但只要我坚定信念,打开眼界,办法总会比困难多——老郭

一向健康的我,竟然查出肠癌晚期!

我今年57岁,大家都叫我老郭。我是一名结肠癌晚期患者。

我是个生意人,性格比较豪爽,朋友不少,这么多年来经常在外应酬,免不了喝酒、吸烟、熬夜。但我一直自认为身体不错,除了偶尔有点肠胃炎,基本上没啥大毛病。

那是2012年春节,我反复拉肚子,肚子胀,有时会排便困难。我以为自己又是胃肠炎犯了,但这时候事情其实已经不妙了。当时,我并没有马上到医院检查,只是上药店买了点调理肠胃的药吃。谁想到,一个多月后,情况非旦没有好转,还加重了。这时候,家人才赶紧押着我到医院挂急诊。

一个多月下来,我瘦了整整10斤,东西也吃不下。经过各种检查,医生告诉我家里人,基本可以确定是结肠癌,而且已经转移到肝脏,建议尽快住院治疗。

我自己是后来才知道情况的。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但从家人嘴里知道这个消息时,我是真的害怕了,整个人一下子懵了!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会不会是医生搞错了?

很快,我稀里糊涂地接受了右半结肠切除及肝转移瘤切除术,术后诊断结果是:结肠癌伴肝转移(pT3N1M1 a,Ⅳa期,KRAS 、BRAF野生型)。医生的判断是对的。

我与肠癌的“8年抗战”

不过,医生告诉我:对于一些其他癌症来说,到了晚期基本上是不能治愈的,只能进行姑息化疗,但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肝转移是个例外。由于转化治疗、靶向治疗以及肝切除手术技术的发展,转移性结直肠癌肝转移成为一种很特殊的“晚期却能治”的肿瘤。医生的话让我一下子燃起了信心。

术后一年内,我坚持完成了12个周期的FOLFOX方案化疗。化疗的滋味果然不好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吃”上,那段时间我一直犯恶心,一向“吃嘛嘛香”的我胃口变得很差,吃完基本上都吐掉了,体重也掉得很厉害。但我咬牙坚持下来了。

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我回院复查时,CT发现两肺多发小结节,医生考虑是结肠癌术后肺转移。但这次,我反倒没那么怕了。家里人也很支持,全力支持我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两年多的时间,我接受了15个周期的“FOLFIRI+贝伐珠单抗”治疗,病情得到稳定控制。2017年开春后,医生给我停掉了化疗,只用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

这种稳定状态一直持续到了2020年元旦,复查CT的时候发现右上肺病灶明显变大,双肺多发小结节增多,肺外未发现转移。医生告诉我,这预示着肿瘤又进展了。

美国专家给了我新希望

8年抗战我都过来了,哪有这时候放弃的道理?家里人也一直鼓励我。

这时候,我爱人听说医院里可以看美国专家。于是,我们寻思着找美国大夫看看,有没有啥更好的治疗方案。

我们通过院内的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约了美国圣多贝纪念医疗中心肿瘤学专家Edward Wagner博士会诊。我的主管医生和医院的几位专家一起跟美国大夫讨论,我的几个治疗疑问也有了答案。


Wagner博士出席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

针对右上肺明显增大的病灶,Wagner博士分析:“它看似和其他小的结节一并出现,性质可能是转移,也有可能是炎症或肉瘤样组织,也有可能是原发的肺癌。如果其它小结节的尺寸没有改变,那么可能只有一个转移灶。如果确认其他小结节不是恶性的话,可以采取局部放射治疗或手术切除,之后密切观察监测。”

如果发现癌症多处转移,则需要系统治疗。Wagner博士推荐FOLFOX联合西妥昔单抗,因为我之前还从来没有试过这个组合。他说,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大会公布了TAILOR研究的随访数据表明,对于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西妥昔单抗联合FOLFOX-4化疗方案能显著提高3年总生存率。基于这项研究的早期数据,国家药监局也已经批准了西妥昔单抗用于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一线治疗。

Wagner博士说:“我会将瑞戈非尼和呋喹替尼保留至FOLFOX/西妥昔单抗方案使用后仍有疾病进展的情况下。”

针对晚期结直肠癌的后线靶向治疗,抗血管生成的小分子TKI药物,包括瑞戈非尼和呋喹替尼,是目前指南推荐的标准治疗方案。瑞格菲尼是受体酪氨酸激酶(RTK)的抑制剂,用于治疗转移性结肠直肠癌和局部晚期无法手术切除或转移性胃肠道间质瘤(GIST)。呋喹替尼是一种新型的高选择性小分子VEGFR1、2及3抑制剂,也是我国首个自主研发的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靶向药物。

CORRECT 研究纳入了1052例接受标准治疗(靶向+化疗)后无药可选的 mCRC 患者,瑞戈菲尼相较安慰剂,可以提高1.4个月总生存期,降低23%的死亡风险。呋喹替尼与安慰剂组用于三线治疗相比,可提高2.7个月的总生存期,降低70%的转移风险。

Wagner博士表示,综合治疗方案的应用,可以有效延长晚期结肠癌患者的生存期。

现在,我正按照美国专家给的方案接受治疗,病情控制得还不错。

反正,不管肿瘤还会不会再来,我肯定会跟它斗到底!现在全世界医学这么发达,我相信办法总会比困难多。

(备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未知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