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奥拉帕利+贝伐珠单抗,获批治疗HRD阳性晚期卵巢癌

您在这里:首页 > 用药资讯 > 肿瘤/癌症 > 卵巢癌 >
2020年05月21日 17:04   浏览数: 次   来源:好医友

近日,美国FDA批准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Olaparib,商品名:利普卓)与贝伐珠单抗联合,用于维持治疗对一线铂类化疗有完全或者部分反应的晚期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年患者。此类患者肿瘤为同源重组缺陷阳性(HRD+),携带有害或疑似有害BRCA基因突变和/或基因组不稳定性。

这是奥拉帕利在美获批治疗卵巢癌的第4个适应症,为特定的卵巢癌患者提供了新的精准治疗选择。

卵巢癌:沉默的女性杀手

卵巢癌是全球女性第8大癌症死因。2018年,新确诊病例近30万,死亡病例约18.5万。由于卵巢癌起病隐匿,大多数患者确诊卵巢癌时已是晚期(III期或IV期),5年生存率仅为30%。

每两名晚期卵巢癌患者中就有一人是HRD阳性(同源重组缺陷)。

而对于晚期卵巢癌患者,一线治疗的主要目的在于尽可能久地延缓疾病进展,维持患者生活质量,以期实现完全缓解。

在美国,贝伐珠单抗于2018年获批与化疗联用一线治疗晚期卵巢癌。两年内,将近一半的晚期卵巢癌患者都接受了这种联合化疗方案。

好医友医疗网肿瘤精准医疗专家内德·贾瓦迪博士(Nader Javadi, MD)在中美远程会诊中,曾多次向国内患者推荐“贝伐珠单抗+PARP抑制剂”的组合。

他说,贝伐珠单抗、PARP抑制剂与免疫疗法具有协同作用,许多相关临床试验正在开展。而根据贾瓦迪博士所在的肿瘤中心的临床经验,该组合有效率很高。

贾瓦迪博士认为,分子基因诊断是治疗肿瘤的重要依据,可为癌症的成因及治疗提供重要参考。他常建议卵巢癌患者进行第二代基因测序(NGS),以明确除BRCA以外,HRD、PD-L1、MSI、TMB、HER-2-Neu、ER/PR的表达情况,以便制定更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临床试验

FDA此次的批准是基于III期PAOLA-1试验的生物标志物亚组分析结果,评估了奥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与单独贝伐珠单抗的疗效和安全性。该分析表明,联合疗法维持治疗可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67%。

在HRD阳性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中,奥拉帕利+贝伐珠单抗可将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改善至37.2个月,而贝伐珠单抗单药治疗为17.7个月。该试验的详情已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根据PAOLA-1试验的结果,目前欧盟、日本及其他国家/地区正在对奥拉帕利进行监管审查。同时,在新适应症中,myChoice CDx测试已在美获批作为奥拉帕利的伴随诊断剂。

这些结果进一步证实,HRD阳性是卵巢癌的一个独特亚型,HRD检测是晚期卵巢癌诊断和治疗的关键一步。

关于奥拉帕利

奥拉帕利是首个获批的PARP抑制剂,也是第一个针对DNA损伤修复(DDR)通路缺陷(如BRCA基因突变)的靶向疗法。

2018年8月,奥拉帕利在中国获批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成为中国首款获批治疗卵巢癌的靶向药物,也标志着中国卵巢癌治疗进入PARP靶向治疗时代。

而此次斩获的新适应症,标志着奥拉帕利在卵巢癌治疗方面的又一里程碑,超过3年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晚期卵巢癌患者延迟复发带来了新希望。

此前,奥拉帕利已获FDA批准的适应症:

治疗既往接受过三线以上化疗的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

用于对铂类药物化疗有应答的成人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或原发性腹膜癌的二线维持治疗。

治疗具有BRCA突变、HER2阴性,且既往接受过化疗或内分泌治疗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

用于BRCA突变晚期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

单药一线维持治疗携带遗传性BRCA胚系突变且含铂治疗方案至少16周内疾病未进展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

试验结果

另外,根据美国癌症专家对长期试验数据的评估,奥拉帕利显示除了总体生存获益,应该成为某些卵巢癌患者的标准疗法。

一项试验回顾了随机3期SOLO 2试验患者的5年随访数据,在携带BRCA1突变的铂敏感性复发卵巢癌患者中,服用PARP抑制剂的患者5年生存率达42.1%,而安慰剂组为33.2%。

而且,长期随访数据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奥拉帕利单药维持治疗具有总生存期获益:中位OS延长12.9个月(51.7个月 vs 38.8个月)、死亡风险降低26%。详细数据将在2020年ASCO虚拟年会上公布。

ASCO首席医学官兼执行副总裁Richard Schilsky博士表示:“这项研究证实,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应作为BRCAm铂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标准维持治疗药物,此次公布的数据,对这类预后不佳的女性患者来说是一个重大进步。”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