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尼拉帕利(Zejula)为失去希望的卵巢癌患者,增添一线生机

您在这里:首页 > 用药资讯 > 肿瘤/癌症 > 卵巢癌 >

卵巢是女性的生殖腺,体积虽小,却是肿瘤易发地。据统计,全球每年有超过22万女性确诊卵巢癌,死亡率高达60%。由于卵巢肿瘤深藏于盆腔,临床表现隐蔽,80%的患者在确诊时已是晚期,预后极差。

在所有卵巢癌患者当中,大约25%的人携带BRCA基因突变。这些患者对PARP抑制剂的反应最好,因此她们一直是研究的主要对象。由此也推动了三款PARP抑制剂的相继上市,包括奥拉帕利 (Olaparib,Lynparza)、芦卡帕利(Rucaparib,Rubraca)和尼拉帕利(Niraparib,Zejula)。这些新型靶向药的问世和BRCA基因筛查的推广,有力提升了卵巢癌患者的五年存活率。

然而,还有大约75%的卵巢癌患者是没有BRCA突变的。她们通常要接受四种、五种或更多的化疗方案。当这些方案都用尽了,基本上也就不抱希望了。

不过,日前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Lancet Oncology)杂志上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尼拉帕利可以为没有BRCA基因突变以及接受过多次化疗的卵巢癌患者延长生存时间。

尼拉帕利是美国FDA批准的首个无需BRCA突变或其他生物标志物检测,就可用于治疗的PARP抑制剂。2017年首次获批用于经铂类化疗后肿瘤完全或部分收缩(完全或部分反应)的成人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或原发性腹膜癌的维持治疗(旨在延缓癌症生长)。

OU Medicine斯蒂芬森癌症中心临床研究副主任-妇科肿瘤学家Kathleen Moore, M.D.(凯瑟琳·摩尔博士)是这项研究的主要领导者,她指出,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存在同源重组缺陷的情况,这意味着当她们的癌细胞在分裂过程中出错时,它们很难修复这些错误。像尼拉帕利这样的PARP抑制剂会使修复这些错误变得更加困难,这就意味着PARP抑制剂治疗能够更有效地杀死癌细胞。

然而,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并不是唯一具有同源重组缺陷的癌症患者。多达25%没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也存在这种情况,这意味着她们也可以从服用PARP抑制剂中获益。

研究过程中,患者被分为两组,一组是对铂类药物耐药的患者,另一组是对铂类药物有一定反应的患者。结果显示:在对上一次化疗有反应的患者中,27%的人对尼拉帕利反应良好,平均9.2个月后病情才出现增长或扩散。即使是对最后一次化疗产生耐药性的患者中,尼拉帕利仍然延长了她们的寿命。这一类别中33%的患者至少在4个月内受益于这种药物。

“研究参与者的总体生存时间超过20个月,这在晚期治疗中是相当显著的。”摩尔博士说,“我们通常不会看到接受过四、五、六次化疗的患者,在接受另一种方案后会有超过10%的反应率,所以27%的反应率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表明这些患者仍然可以受益于PARP抑制剂的使用。”

研究者指出,这额外的几个月很重要,虽然还远远不够,但几个月的疾病稳定总比没有好。病人也许还能陪家人一起过圣诞节,或有机会看到一个新的孙子孙女,或实现另一个里程碑,或等到另一种药物和临床试验。

“这项研究为扩大尼拉帕利的使用提供了支持。”摩尔博士说,“PARP抑制剂在有BRCA突变的女性中效果最好,但在没有突变的女性中仍然可以很好地发挥作用。尼拉帕利对更广泛的人群来说确实是有意义的。”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