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医学顾问:400-060-9693 (24小时在线)
首页 > 疾病专区 > 乳腺癌案例 >

体检查出乳腺癌,但我却很幸运,有中美专家为我保驾护航

乳腺癌案例 | 阅读量:

病史简述

2020年上半年,我们多次见证了历史;而我自己的人生,也在上半年迎来拐点!

5月初,疫情刚过去不久,单位组织年度体检,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每年例行公事罢了。没想到,恰恰是这次再平常不过的体检,拿到结果时我竟一下子懵了!

B超发现我右乳有个1厘米左右的低回声结节(BI-RADS 4A)。当时,我还抱着侥幸心理:体检中心的检查结果未必靠谱。后来,我又去医院做了乳腺钼靶,提示右乳BI-RADS 4B。这下我是真的慌了,但还是自我安慰:影像检查不能作数的。

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去找医生看了,医生没多说,建议我做空心穿刺活检。最终,活检这个“金标准”让我彻底放弃幻想:浸润性癌。

1603779671114583.jpg

对我来说,乳腺癌似乎非常遥远,我只能将它与红丝带、明星联系起来,其余的基本一无所知。怎么偏偏我会“中奖”呢?想着想着,我的眼泪终于绷不住了……

但哭完之后,我似乎没那么害怕了。想到上有年迈老人、下有未成年的孩子,我横下心:再苦再难也要咬牙撑下去。

一周后,我接受了“右侧乳房单纯切除术+前哨淋巴结活检术”,术后病理提示浸润性导管癌,组织学分级II级,激素受体(HR)阳性,乳腺癌21基因检测复发风险评分低(RS=15)。

“我还能活多久?”带着这个疑问,我每天疯狂地上网查各种乳腺癌资料,也老去问医生。虽然医生说这是一种预后较好的乳腺癌亚型,我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害怕了,但一想到未来复发的风险,我对待后续治疗还是很慎重。我一直在中国顶尖的肿瘤医院接受治疗,但我还是希望能找全世界最顶尖的专家再看看。

术后恢复期,在主诊医生的帮助下,我通过院内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预约了美国哈佛医学院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临床首席研究员Otto Metzger博士。通过与美国顶尖专家“面对面”交流,我终于了了心愿。

1603779675469578.jpg

美国乳腺癌专家Otto Metzger, MD

哈佛专家给我吃了“定心丸”

Metzger博士说,我得的“浸润性导管癌”是最常见的乳腺癌亚型。ER/PR受体均为强阳性,意味着这是一种激素依赖性肿瘤,癌细胞的生长受多种激素的调控。根据美国临床肿瘤年会指南意见,所有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均应选择内分泌辅助治疗。像我这样淋巴结阴性、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的女性乳腺癌患者,建议进行至少5年内分泌治疗。

考虑到我还没有绝经,5年的他莫昔芬治疗是首选治疗方案,它可直接阻断雌激素在乳腺癌细胞中的作用。Metzger博士还介绍了他莫昔芬相关的潜在副作用和严重不良事件,包括潮热、阴道分泌物增加、月经不调以及血栓栓塞性疾病、子宫癌风险等。他莫昔芬不会让我提早进入更年期,在用药期间要做好避孕措施,但他不建议我口服避孕药。

对于我很担心的复发问题,他指出,当前的治疗方案是根据原发肿瘤的特点制定的,目前尚没有任何一种检测手段能预测肿瘤的耐药性进展。但他莫昔芬作为预防策略,或许能避免复发。

我很怕化疗,对于是否需要化疗,Metzger博士指出:RS是最有效的预后评估方法,可以确定哪些患者最可能从辅助化疗中获益。由于我的RS为15,属于低风险类别,不建议进行化疗。

此外,Metzger博士还就我的术后护理做出了指导。他认为,术后6周,我的症状就会得到缓解,应注意观察伤口处是否有发红、渗液,或其他感染迹象。6周以后,我就可以开始适当恢复运动,手臂和肩膀的锻炼尤为重要,还要注意控制体重。

他还告诉了我具体的锻炼方法,在此,我也分享给各位患友姐妹(每天做5次左右):

1)手臂举过头顶并向外伸展;

2)手臂移到颈后;

3)手臂移到背部中间。

饮食方面,Metzger博士告诉我不用忌口,还提醒我要避免乱“补”,比如没必要吃一些补品或维生素来预防复发。

复查随访方面,Metzger博士建议我头三年每半年复查一次,之后每年一次;每年要对另外一侧乳房做钼靶检查。

最后,Metzger博士还鼓励我:绝大多数跟我情况类似的患者,接受了最佳治疗方案后都能长期生存,希望我要保持乐观和信心。他的话,无疑给我吃了颗“定心丸”。

后来,我按照中美专家共同为我制定的治疗方案接受治疗,一转眼已经过去半年多了。在治疗期间,我一直与医生保持良好的沟通,我的家人、朋友也给了我许多陪伴与鼓励。

微信图片_20201027114546.jpg

虽然现在我还要定期到医院复查,但我却感到很知足也很幸运:一方面,幸好我发现得早,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另一方面,在全球疫情的特殊时期,能有中美顶尖专家共同为我保驾护航,让我放下顾虑。

“死都不怕,还有啥可怕的?”等身体稍微恢复一些后,我马上报名去驾校练车了,之前因为自己胆小加上工作忙,迟迟没去学车。几个月后,我居然顺利拿到了驾照。今年十一,我还跟家人自驾出去旅游了。望着祖国的大好河山,我第一次这么真切地体会到:活着真好!

经过这半年多的休整,我的内心越来越平静了。癌症不是一天两天得的,只是刚好在那个时间查出来了,我还是原来那个我。我与癌症并不是谁打败了谁,它一直是我的一部分,现在我们握手言和了。

(以上故事由患者王女士口述,好医友整理发布)

乳腺癌筛查有多重要?

乳腺癌是女性第一大癌,10月正值乳腺癌防治月,好医友指出:

如今,大多数乳腺癌治疗效果不错,关键在于早发现、早治疗。诊断越早,治疗效果越好。越来越多像王女士一样的患者,通过筛查在早期发现了乳腺癌,并通过规范治疗回归正常生活。

据北京市卫健委公布数据:自2008年至2019年,北京约有290万人次接受了乳腺癌免费筛查,共检出乳腺癌及癌前病变1862例,年检出率平均为64/10万(其中2019年升至76/10万);而北京乳腺癌发病率从2008年的58/10万上升到2017年的75/10万,检出率与发病率趋近。检出率的提升,意味着更多女性可以在早期发现乳腺癌,早期治疗,从而降低了乳腺癌对健康的影响。

定期进行乳腺癌筛查,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乳腺癌的预后?对此,全球多家研究机构曾做过一项研究,共收集了5万多名年龄在40到69岁的女性的医疗信息。

研究发现:接受过乳腺癌筛查项目的女性,在被诊断出乳腺癌后的10年内,死亡率降低了60%;在乳腺癌确诊后的20年内,死亡风险降低了47%。

由此可见,定期接受高质量的乳腺癌筛查,是降低乳腺癌死亡风险的最好方法。

微信图片_20201027114547.JPG

乳腺癌筛查怎么做?

1、视诊+触诊

观察乳房外观、大小、是否对称、有无皮疹、乳头有无畸形或溢液、乳晕颜色有无异常等;然后通过触诊了解乳房有无肿块,区域淋巴结有无肿大。当发现乳房有肿块,应及时做进一步检查。

2、钼靶检查

35岁以上女性建议每年做1次钼靶检查,即使没有摸到肿块,也建议每年做一次检查。有些早期乳腺癌没有明显肿块,只有一些微小钙化灶,通过乳腺钼靶可以及时发现。乳腺钼靶对普查乳腺疾病特别是早期乳腺癌有重要意义。

3、B超检查

超声检查尤其适用于鉴别囊性或实性肿瘤,不仅无疼痛、无损伤,也无放射线辐射,且简便易行,可对可疑病变区进行反复探测,是评估35岁以下女性、青春期、妊娠期及哺乳期女性乳腺病变的首选影像检查方法。35岁以下亚洲女性,乳腺可能比较质密,钼靶检查会受一定影响,且X射线可能对乳腺有一定损害,可选择做超声检查。但超声检查有一定局限性,比如对一些较小的肿块或已表现钙化的乳腺癌,准确性较差。

对于部分患者,结合超声、钼靶、临床触诊,能得到较为准确的判断。

4、磁共振检查

经钼靶和超声检查后,仍不能完全明确其性质时,可通过磁共振进一步明确肿块性质。在乳腺检查中,磁共振不能算是一项临床常规诊断,但适用于部分特定患者,一般用于对年纪较轻、有家族史的患者进行定期检查。但磁共振也有一定局限性,有时对钙化灶不能准确判断。

5、肿瘤标志物

常用的乳腺癌肿瘤标记物有CA153、CEA、CA125等,乳腺癌肿瘤标记物在筛查方面只能作参考,一般在术后复发和转移的监测方面可能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