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老伴查出卵巢癌,如何扛过2020?疫情之下,他找到了新法子

2020年05月15日 16:55   浏览数: 次   来源:好医友
您在这里:首页 > 疾病专区 > 卵巢癌案例 >

卵巢癌因其恶性程度高、致死率高,被称为最凶险的妇科恶性肿瘤。今天,我们为您分享一则卵巢癌患者的故事。

几个月来,王先生一直生活在焦虑中走不出来。倒不是因为疫情,而是妻子患癌的事。他一直懊悔:为什么没早点带老伴上医院检查?

从2019年早春开始,王先生的妻子程女士就时不时念叨肚子不舒服,腰痛。“都快60岁的人了,身体零件老化,难免这痛那痛的。所以当时也没觉得是啥大事,更没想着带她去医院看看。”王先生叹息着说。

2019年12月底,程女士明显感觉下腹坠痛,王先生看情况不对,这才赶紧带她到医院检查,血检提示肿瘤标志物CA125、CA15-3、NSE 明显升高。超声和CT影像检查发现:左侧附件区囊实性占位,可见左侧“卵巢血管蒂”征,右附件结节样增厚,双附件病变与子宫、周围增厚的盆腹膜分界不清;腹盆腔少量积液,肝周、双侧结肠旁沟、盆腔腹膜及肠系膜、网膜不均匀增厚。医生怀疑是卵巢恶性肿瘤,伴肿瘤种植转移。后经进一步活检,程女士被确诊为卵巢低分化浆液性腺癌,并接受了广泛减瘤术。由于癌症广泛累及周围组织,术后膀胱顶部仍有较大肿瘤残留。

经过OseqTM-ctDNA基因检测,医生确认程女士BRCA-2胚系突变阳性。在国内,将近1/4的卵巢癌患者携带这种突变。为了尽可能控制病情,程女士在术后不久就进行了第一周期的紫杉醇+卡铂辅助化疗。与此同时,王先生也在为妻子找寻更多的医疗途径。而突如其来的疫情,阻住了他们求医之路。

不能去国内顶级的肿瘤中心看病,这下该咋办呢?王先生想到了借助互联网。听说当地三甲医院开通了国际远程会诊服务,能直接连线国际顶尖专家,这让王先生惊喜不已。

今年2月,通过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他们预约了来自美国加州希望健康中心的精准癌症医学专家内德·贾瓦迪博士(Nader Javadi, MD)。而这次咨询,让他对妻子的治疗有了更多的信心。

· 美国加州希望医疗中心创始人兼主任医师

· 美国精准癌症医学开拓者之一,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新闻网(NBC News)专访嘉宾

· 首批将免疫治疗、化疗及靶向治疗、生物治疗等综合运用的肿瘤专家

· 在前列腺癌、肝癌、卵巢癌、直肠癌及肺癌等多个细分领域颇具造诣的肿瘤专家

· 2018年以“顶级肿瘤学、血液学专家”身份入选名人录

1、升级辅助化疗方案,靶向药免疫药双管齐下

鉴于患者的病情和BRCA突变阳性情况,贾瓦迪博士建议患者采用综合性的辅助化疗方案: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卡铂 +贝伐珠单抗+纳武利尤单抗+PARP抑制剂,每两周为一个周期,持续6-8个疗程。

在贾瓦迪博士的精准治疗临床实践中,该方案已被观察到有几乎100%的反应率。他指出,该方案在持续8个周期后,可去掉化疗药物,维持治疗,即每2周继续使用纳武利尤单抗+贝伐珠单抗,联合PARP抑制剂(如奥拉帕利或尼拉帕利),直到疾病复发或治疗不耐受。

“免疫疗法、贝伐珠单抗和PARP抑制剂具有协同作用,许多将它们联合应用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探索如何联用更有效。根据我们中心的经验,该药物组合对于患者几乎完全有效。由于该患者术后肿瘤没有完全消退,残留明显,她不宜进行腹腔内化疗。而这种联合疗法有可能使残余肿瘤消失。”贾瓦迪博士建议联合治疗4个周期后,行PET-CT检查,并结合CA125和CEA等肿瘤标志物来评估疗效。

2、完善肿瘤基因检测,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

分子诊断是治疗肿瘤的重要依据。进行癌症基因组评估,可为癌症的成因及治疗提供重要参考。虽然患者已在国内做了部分基因检测,但所检测的项目还远不足以提供完整信息指导治疗。为此,贾瓦迪博士建议对病人的肿瘤组织进行详细的第二代基因测序(NGS),以明确PDL-1、MSI、TMB、Her-2-Neu、ER/PR、HRD的表达情况,制定更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同时,鉴于程女士携带BRCA-2胚系突变,贾瓦迪博士建议其兄弟姐妹和子女进行BRCA突变检测。BRCA突变与多种恶性肿瘤的发病风险密切相关,包括:乳腺癌、卵巢癌、胰腺癌、前列腺癌、子宫癌、皮肤癌等。有BRCA相关性癌症家族史的人群,一定要及早筛查,做好预防。

最新研究:实验药物克服卵巢癌化疗耐药性

近期,由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科学家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发现,他们可以通过使用低剂量的减缓细胞生长的药物“2-deoxy-D-glucose”来克服卵巢癌亚型-卵巢透明细胞癌的化疗耐药性。这项研究发表在《癌症》杂志上。

研究人员指出,“卵巢透明细胞癌与预后不良和耐化疗有关。我们研究的关键发现是,低水平的2-deoxy-D-glucose显著提高了卡铂对卵巢癌临床前模型的疗效。这种药物之前已经在其他癌症中试验过,但我们能够使用比之前报道的低10倍的剂量,因此对患者来说更安全,也更不可能产生副作用。” 该团队希望在未来12个月内开始在患者身上试验这种治疗组合。

(备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