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医学顾问:400-060-9693 (24小时在线)
首页 > 疾病专区 > 卵巢癌案例 >

卵巢癌术后复发转移

卵巢癌案例 | 阅读量:

病史简述

病史简述

Q女士2013年因“绝经后阴道出血1月余”到医院检查,被诊断出“卵巢癌”,遂通过手术切除了子宫、双侧输卵管、卵巢、大网膜、阑尾、盆腔淋巴结等。术后病理提示:中-低分化浆液性乳头状腺癌。术后3年内Q女士相继接受了“紫杉醇+卡铂”方案化疗;腹腔热灌注化疗术;吉他西滨单药化疗等多次化疗,病情得到控制。然而,2017年下半年,上腹部MRI影像复查提示病情进展,原本得到控制的肿瘤出现复发转移(肝、脾、腹膜、双侧胸膜),Q女士又辗转接受了数次化疗,但效果有限。为了更好地控制病情,Q女士在当地医院医生陪同下,通过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征询了美国肿瘤专家的第二医疗意见。

中美联合会诊--提供“第二诊疗意见”

出席本次中美远程会诊的美国医生,是来自美国长老会霍格纪念医院的主任医师Dr.Alberto A. Mendivil, M.D(阿尔贝托A.门迪威尔 博士),他在妇产科及妇科肿瘤诊疗领域具备20余年的丰富专科临床经验,是美国妇科腹腔镜协会(AAGL)微创妇科手术卓越中心的指定医生。视频过程中,门迪威尔博士与院内医生进一步核实确认患者的病情,了解最新的进展情况,并就相关的治疗措施与院内医生进行了讨论。

病情评估与治疗建议:

门迪威尔博士指出,Q女士的情况属于转移性低级别卵巢癌,目前阶段不适用行外科手术或放射治疗。由于其目前对复发性治疗方案阿帕替尼+培美曲塞有应答,加上雌激素受体(ER)阳性,门迪威尔博士建议可在此方案基础上增加来曲唑口服治疗。如果疾病进展,下一步治疗方案可考虑帕唑帕尼+贝伐单抗,或多柔比星脂质体+贝伐单抗,或拓扑替康+贝伐单抗。或者单独使用细胞毒性药物:长春瑞滨,或口服依托泊苷,或口服环磷酰胺。

门迪威尔博士同时也建议Q女士,进行肿瘤细胞分子图谱检测,评估是否存在可用于治疗的新靶点,以制定靶向治疗方案。需要特别注意是否存在MSI /MLH,如果存在,使用PD-1抑制剂Keytruda可取得最佳疗效。

Keytruda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作为程序性死亡受体1(PD-1)阻断剂,能结合PD-1,解除PD-1与PD-L1结合后对T细胞的抑制作用。该药已在美国获批治疗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NSCLC)、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经典霍奇金淋巴瘤、胃癌、尿路上皮癌等晚期癌症,以及用于治疗带有微卫星不稳定性高(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实体瘤,成为首款不依据肿瘤来源,而是依据生物标志物进行区分的“广谱抗癌药”。

转移性卵巢癌的最新治疗进展

2018年4月,美国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牵头的一项Ⅰ/Ⅱ期临床试验显示,对于铂类耐药的卵巢癌患者,免疫治疗药物派姆单抗(Keytruda)和DNA修复阻断剂尼拉帕尼(Zejula)的联合应用比单独应用任一种药物都有更显著的效果,有望为难治性卵巢癌患者带来一线曙光。

(备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2019-01-04 17:30

好医友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