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2020上半年肺癌靶向疗法汇总,这些罕见突变也有新药上市了!

您在这里:首页 > 用药资讯 > 肿瘤/癌症 > 肺癌 >
2020年07月28日 16:55   浏览数: 次   来源:好医友

肺癌是全球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也是临床研究关注度极高的癌种。近些年,肺癌新药研究进展和药物获批,几乎呈井喷状态。

今年上半年,虽然全球疫情肆虐,但仅针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FDA就批准了6款靶向药,给患者带来了精准化、个体化的治疗新选择。好医友为您梳理如下:

首个RET抑制剂获批上市

RET激酶的基因组改变,包括融合和激活点突变,导致RET信号过度活跃和细胞生长不受控制。

RET融合和突变发生在多种肿瘤类型中,而据统计,在非小细胞肺癌里面,RET基因融合突变率不高,约为1%~2%。但由于我国肺癌患病群体基数较大,因此,这种基因突变在临床中并不算罕见。

2020年5月,FDA批准口服RET抑制剂Selpercatinib(LOXO-292,商品名:Retevmo)上市,用于治疗RET融合阳性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年患者,同时还获批治疗RET突变的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髓样癌(MTC),以及RET融合阳性的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癌。

长期以来,市面上都缺乏特异性的RET靶向药。携带RET突变的患者主要靠化疗或多靶点靶向药,不仅疗效欠佳,而且副作用较大。而Selpercatinib是首个获批的针对RET基因突变肺癌的精准疗法,对于RET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来说,这款新药意义重大。

MET抑制剂惊喜不断

MET是癌症的驱动基因之一,而Met基因异常的形式多种多样,包括选择性体细胞突变,如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MET基因扩增和MET蛋白过表达等。

在非小细胞肺癌中,MET突变约占所有肺癌的3-4%,其中以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多发。这种突变阻止了c-MET蛋白的降解,驱动MET信号通路的持续激活,促进肿瘤细胞的生长和增殖。

值得高兴的是,今年上半年有两款MET抑制剂上市,为MET14外显子跳跃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2020年3月,全球首个口服Met抑制剂Tepotinib(Tepmetko)在日本获批上市,用于治疗不可切除、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晚期或复发性NSCLC患者。

两个月后,小分子MET抑制剂卡马替尼(Capmatinib,前身为INC280,商品名Tabrecta)在美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携带MET基因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晚期NSCLC。这是FDA批准的首款、全球第二款针对METex14突变转移性NSCLC的靶向疗法。

另外,在近期结束的ASCO 2020会议上,国产沃立替尼(Savolitinib)II期临床试验结果公布,针对MET ex14跳跃突变的治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一旦获批,它有望成为首个在国内上市的MET靶向药。

ALK突变耐药难题破解

ALK突变阳性肺癌是指ALK蛋白融合为驱动基因的NSCLC,约占所有NSCLC的5%。针对ALK的靶向药有效率较高,副作用不大,临床治疗效果较好。有研究表明,目前使用已有的一、二代ALK抑制剂治疗后,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已经超过4年,总生存期约7年!因此,ALK突变也被称为“钻石突变”。

目前,已经有5款TKI获批,一代TKI:克唑替尼;二代TKI:塞瑞替尼、阿来替尼;三代TKI:劳拉替尼。

今年,FDA扩展了布加替尼(Brigatinib)的适应症,用于ALK阳性的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

EGFR突变再添“猛将”

EGFR突变中最常见的是19外显子缺失和21 L858R突变,约占EGFR突变的90%。

此前,针对EGFR突变的一线治疗已有6员“大将”,分别是: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阿法替尼、达可替尼、奥希替尼。

今年3月,国家药监局批准创新药阿美替尼(阿美乐)上市,用于治疗既往经EGFR-TKI治疗后疾病仍进展,且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

这是全球第二个三代EGFR-TKI创新药,为更多耐药患者带来长期、高质量生存的希望。

此外,5月,FDA批准了雷莫芦单抗(Cyramza),联合厄洛替尼作为携带EGFR 19外显子缺失或21外显子突变的转移性NSCLC的一线治疗。

HER2突变迎来首个靶向药

HER2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异常表现为扩增、过表达和突变3种形式。一直以来,针对治疗肺癌HER2突变的药物均未获批。

2020年5月,HER2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迎来首个精准靶向药——Enhertu(Trastuzumab Deruxtecan),用于治疗在铂类化疗期间或之后疾病进展的HER2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好医友划重点:

未来已来,精准医疗已不再是概念,个体化的靶向治疗成为临床首选。不同的癌症驱动基因,用不同的靶向药。而基因检测技术的推广和应用,也使得肺癌的潜在可治疗靶点日益增多。

目前,较为常见的EGFR、ALK、ROS1等驱动基因,均有多款靶向药获批,给肺癌患者带来更多选择。但针对一些突变率低的特定驱动基因,如RET、MET等,临床治疗方案较少。

新靶向药的上市,让携带罕见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有药可医。

本站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