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带量采购冲击波:医药股3000亿市值蒸发

您在这里:首页 > 媒体报道 >

2018年12月8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公示表》,“带量采购”靴子落地。随后,A股市场医药板块大跌,两天内3000亿市值蒸发。

事实上,在美国,绝大部分医院都是通过GPO(集中采购组织)采购,GPO通过竞价招标的方式订立合同,其运行的基本流程与国内实行的药品集中采购相似,包括发标、评标、谈判、磋商、订立合同和供应商交付等。

2019年1月2日,中美跨境医疗交流平台——好医友医疗集团董事长黄亨利(HenryHuang)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美之间不论在所有权结构、支付方式还是市场化程度上都有着显著的差异,生搬硬套美国模式在中国很有可能水土不服,美国的GPO模式需要和我国的集中招标、带量采购政策相结合来尝试启动。”

不过,从国内仿制药企业在美国的销售可以看出,类似带量采购政策的实施对于企业来讲并不真的是所谓的“洪水猛兽”。资料显示,2013年,仿制药拉莫三嗪的上市使浙江华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600521.SH,以下简称“华海药业”)崭露头角,并成为其立足美国的关键一战。当年,该单品的利润分成为1.5亿元人民币。

▲节约10%~18%的成本

据黄亨利介绍,在美国,绝大部分医院都是通过GPO采购,包括药品、医疗器械、手术耗材,甚至办公用品、膳食等。

公开资料显示,GPO最早出现于1910年,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在降低医疗成本、提高医疗保健供应链运作效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GPO本身并不采购或购买任何产品,作为采购中介商,其主要职能是代表会员医院与生产商、分销商及其他供应商进行谈判,尽可能降低采购价格,通过订立合同由医院购买相关产品。

通常,GPO通过竞价招标的方式订立合同,其运行的基本流程与国内实行的药品集中采购相似,包括发标、评标、谈判、磋商、订立合同和供应商交付等。GPO会根据医院的采购数量或采购承诺给予价格折扣,数量越多,单价越低。GPO还会为会员提供市场研究、数据收集与分析等服务。

“在这种集团采购模式下,供应商只需与GPO商谈,通过协议的方式销售确定数量的产品,而不需要和医院逐个谈判,大大节省了沟通成本;而医院也不必陷入复杂的物料采购事务中,节省了人力资源成本,大幅度提高运营效率。”黄亨利称。

数据表明,全美5000多家医院中约有98%至少加入了一家GPO组织。从控费效果来看,美国医疗保健供应链协会(HSCA)数据显示,美国GPO能为医疗机构节约10%~18%的成本,按每年3000亿美元左右的采购总额计算,为整个美国医疗体系节约的费用大概在300亿~700亿美元之间。

不过,黄亨利告诉记者,也有声音认为,GPO并不能节省太多的费用,在控制药品价格上没有太明显的效果。也有一些药房不愿花太多时间在GPO上,而是选择直接找药品生产厂商或供应商,拿到一些排他性的专科药品,从而提高利润。

据业内人士介绍,由于美国实行的是严格的医药分离,医院只供应临床住院和急抢救用药,也就是医院没有门诊药房,患者拿到处方以后可以自主选择购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迄今为止,美国零售药房也经历了从多元化到连锁化到服务化的发展历程。美国的零售药房是在19世纪末开始进入现代药店阶段,其标志性的事件包括立法明确医学和药学边界以及化学制药技术的高速发展。前者确立了“医药分家”的基本原则,使得零售药房成为药品,尤其是处方药的主要销售渠道;后者导致新药制造专业化,药剂师不再是“药材商”。

数据显示,美国前三大流通企业市占率从1987年约30%上升至2016年96%。2017年,WalgreensBootsAlliance(WBA)部分收购RiteAid后,CVS与WBA成为美国连锁零售药房的两大巨头。

在黄亨利看来,零售药房的运营逻辑和整体零售业在大趋势下的运营逻辑是一致的。产品与服务的持续创新、高效精准的资本并购、持续性的门店拓展、多元化服务拓展、线上线下销售相结合、全球化市场开拓以及数据化形态体系的构建,都是零售药房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优势的关键。

▲销售费用“被砍”

事实上,“带量采购”靴子落地后,国内医药企业在资本市场上表现情况并不理想。据央广网显示,从市场表现看,A股市场上,2018年12月6日,乐普医疗、贝达药业、普洛药业股价跌停;华东医药、泰格医药大跌超过9.5%;复星医药、万孚生物、丽珠集团、海辰药业、海正药业、恩华药业等逾20只个股跌幅超过5%。

那么,带量采购政策真的是“黑天鹅”吗?

实际上,2013年1月份,华海药业第一个缓控释制剂拉莫三嗪控释片在美国上市,据彼时媒体报道,华海药业拉莫三嗪控释片预计2013年为公司贡献利润约1.5亿元。之后,公司通过技术提升,突破缓释剂型技术壁垒,如奎地平缓释片、强力霉素微丸片等多个高难度制剂获批。华海药业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目前,公司自主拥有55个制剂产品美国ANDA文号。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有了采购量的保证,带量采购真正降低的是药企的销售费用。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医药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称,Wind数据显示,2017年A股制药板块共171家公司,销售费用共129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25%。由于创新药需要学术推广,其销售费用高于仿制药。但通过对比发现,以仿制药为主的中国药企销售和管理费用高于以创新药为主的跨国药企。2017年,中国A股制药板块销售和管理费用占比为37%,全球TOP20药企销售和管理费用占比为28%,相差9个百分点。

因此,挤掉销售费用等“水分”,正是带量采购的初衷。

事实上,如何在保证质量的同时,降低药品费用也是不少美国医院高层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

黄亨利告诉记者,由于美国医疗系统实行“医药分开”,并且大多数患者使用医疗保险支付,因此绝大多数医生在提供医疗服务时不会考虑药品费用问题,药品费用一般不会影响到即时医疗决策。

“但对于医院高层来说,药品费用却是除掉人员工资之外最大的开销。除了通过集中采购组织GPO折扣价采购药品(部分医院自行向药厂申请折扣),很多医院正在采取改善临床工作流程及增加药费透明度等方式降低药品开支。”黄亨利称。

比如,某位患者因为手术需要使用对乙酰氨基酚,患者麻醉后静脉给药的价格,比术前口服的价格高了35倍。而前者这种做法却是常规,只因为在很多电子病历系统的手术步骤中,“给患者使用对乙酰氨基酚”被放在了麻醉之后,且注明“静脉给药”。医生护士会严格按照“流程办事”,药费开支居高不下也就不奇怪了。

“一种改进措施就是根据最新临床指南,药品采购价格目录去优化电子病历系统中的临床操作顺序,以确保正确的药,通过正确的途径,在正确的时间提供给患者。只是改变临床操作程序,就能有效降低药费开支。”黄亨利表示。

另外一种降低药费开支的探索是医院将药品价格透明化,让开处方的医生和购买药品的患者都知道品牌药和仿制药(Generic)的具体价格差,在掌握充分信息的前提下进行医疗决策。

“比如洛杉矶的西达-赛奈医疗中心(Cedars-SinaiMedicalCenter),医生和药剂师会定期碰面,挖掘用药的‘模糊地带’,综合考量各种药物的安全性、药效和价格等因素,核查高价药使用的必要性,以及是否存在低价但药效和安全性相当的替代药。还有一些医院通过开发数据分析工具,来掌握药品价格实时波动信息,及时寻找低价替代选择;也有医院在电子病历中搭建药品价格模块辅助决策,在医生开具处方时自动显示相似药品及其价格水平。”黄亨利表示。

此外,据介绍,一些医院通过优化库存管理,及时清除无用、重复、使用率低的药品;或者与托管机构合作,对一些高价低频的药物,实行按需采购,不存库。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张玉

本站

               

      企业资讯

                  

      媒体报道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