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400-060-9693 | 国际医疗服务平台
登录

中国创新药迎来“黄金时代”!好医友:每年计划投10个创新药

您在这里:首页 > 企业资讯 >
2019年09月11日 16:30  来源:好医友

近日,新版《药品管理法》出台,在总则中明确规定了国家鼓励研究和创制新药,同时增加和完善了多项制度举措,为鼓励创新药释放了一系列制度红利。此前,“一致性评价”、“4+7带量采购”等政策的相继出台和《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均为中国创新药带来巨大政策利好。

好医友医疗集团创始人黄亨利(Henry Huang)认为,中国创新药正迎来“黄金时代”,尤其是抗癌药及慢性病药物,将是创新药发力的重点。

好医友的创新药布局:每年投10款新药,聚焦肿瘤及慢性病

据行业研究机构预测,2020年全球肿瘤药市场规模超过1500亿美元,肿瘤处方药销售额超过1100亿美元。中国癌症患病人数和癌症死亡人数均居全球首位,但目前,中国除化疗药物外的创新药占比还相对较小,市场空间巨大。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利好下,不少企业开始在创新药研发领域加大投资布局,上市公司汉鼎宇佑(300300)旗下知名跨境医疗服务企业好医友就是其中之一。

近年来,好医友加大了在创新药领域的投资布局,去年投资的中美跨国肿瘤创新药企业徐诺药业已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旗下多个重要管线正在进行关键临床试验。

“好医友计划未来每年投资10款创新药,主要集中在抗癌药及慢性病领域,进一步完善好医友医疗生态圈下游布局,造福更多国内患者。”黄亨利透露。

据悉,今年,好医友已投资、孵化3款创新药早中期项目,涉及肿瘤免疫治疗(恒动)、“广谱”肿瘤靶向治疗(君睿)、痛风(Verdin)等领域。

PD-1之后,谁是下一个最有前景的免疫疗法?

以PD-1/PD-L1抗体为代表的免疫疗法,堪称近年来最热门的抗癌药。2018年,全球PD-1/PD-L1抗体的总销售额近200亿美元。那么,谁会接棒PD-1/PD-L1抗体,成为下一个最有前景的免疫疗法?黄亨利给出的答案是“激动型抗体”,研发成功后预计将有百亿美元的市场。

目前有大量癌症患者对PD-1/PD-L1抗体无应答,亟需研发新的免疫治疗药物。“激动型抗体”正是一个被广泛看好的肿瘤免疫治疗方向。肿瘤坏死因子受体(TNFR)超家族成员是重要的肿瘤免疫治疗靶点。针对TNFR的激动型抗体,被认为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具有同等治疗潜力的方案之一。在炎症和自身免疫疾病的防治领域,激动型抗体活也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然而,至今尚无免疫激动型抗体获批上市,也没有一个进入III期关键临床阶段。

今年,好医友投资的恒动生物(JAC)便是国内在该领域的佼佼者。“在这一领域,我们与跨国大药企几乎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不再是‘模仿者’。”黄亨利介绍,恒动拥有一流的研究团队、一流的科研环境和持续研发能力。基于多年一手原创科研支持,其激动型抗体活性领先,且聚焦肿瘤,毒性较低。恒动还具备平台属性,可广泛用于不同激动型抗体。目前,恒动多个管线有望成为“同类首创新药(first-in-class)”,2年内有望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恒动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李福彬教授毕业于复旦大学,后赴美深造,目前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医院/上海市免疫学研究所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体液免疫与治疗课题组长,他还是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海归人才、上海市东方学者。李福彬教授研究抗体重链恒定区17年,在Science、Cancer Cell、JEM、PNAS等顶尖学术期刊上发表多篇文章,是推动激型抗体恒定区研究的主要贡献者之一。据悉,恒动已受到多个知名医药投资基金的关注。

抗癌先“松土”:肿瘤微环境药物前景广阔

植物生长离不开土壤,肿瘤生长其实也需要“土壤”。肿瘤微环境(TME)就是其赖以生存的“土壤”,由癌细胞和多种基质细胞、细胞因子、趋化因子等组成。

长期以来,研究肿瘤侵犯和转移的重点聚焦在癌细胞本身,但近年的研究发现:肿瘤微环境中的基质细胞在肿瘤侵袭和转移方面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其中,CXCR4/CXCL12就是重要的肿瘤趋化因子。癌细胞可利用CXCR4/CXCL12的正常生理功能进行增殖,逃避免疫系统的监控以及扩散,超过48种癌细胞中都检测到了CXCR4高表达。阻断CXCR4/CXCL12信号轴,便可有效阻止癌细胞的生长、扩散及产生耐药性,并能增加化疗药物的可及性。

今年,好医友投资的君睿生物,便是一家主要从事针对CXCR4/CXCL12信号轴的具有免疫调节功能的新型抗癌小分子药物研发的初创企业。

目前,已有一款CXCR4拮抗剂上市,用于治疗血液肿瘤。而君睿的研发管线对于CXCR4/CXCL12具有高活性及高选择性,相较于其他口服CXCR4拮抗剂,有更高的暴露量,有望成为“同类最优药物(best-in-class)”,预计2年内启动临床试验。“该药物有望成为‘广谱抗癌药’,既可单用治疗多种血液肿瘤和实体肿瘤,也可与PD-1等免疫疗法及其他小分子抗癌药联用。”

黄亨利介绍,君睿研发团队由世界知名科学家及具有跨国药企研发背景的海归博士组成。首席科学顾问Dennis Liotta博士是美国埃默里大学Samuel Candler Dobbs终身教授、药物研究院荣誉院长,入选美国化学会“名人堂”。其成功研发乙肝新药Lavimidine (拉米夫定)、艾滋病新药Emtrivia(恩曲他滨)和丙肝明星药Sofobuvir(索夫布韦)等多个FDA批准上市的重磅新药,并成功实现商业化。

联合创始人李纲博士是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入选“青年千人计划”。他曾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取得药物科学博士,并在埃默里大学和斯克里普斯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成果发表于Nature、Nature Catalysis及JACS等顶尖学术期刊。联合创始人姜毅博士硕士毕业于复旦大学天然产物化学专业,后在埃默里大学取得有机化学博士并从事抗癌药相关博士后研究。后在美国礼来研究院和礼来研发中心任高级研究员,带领团队从事first-in-class抗糖尿病小分子药物研发。

好医友的创新药投资“三部曲”

黄亨利十分看好国产创新药的投资前景,特别是早期项目。他相信,国产创新药未来几年将会迎来“爆发期”。一方面,国家不断推出新的鼓励、支持政策,相关配套政策也逐渐完善,还一个重要因素在于,国内日益丰富的专业人才。

“创新药研发是‘大浪淘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光有钱是不够的,还要有足够的专业和耐心。中国创新药人才基础日益强大,将带来重要的创新原动力。比如,好医友投资的几个创新药项目,创始团队都是青年国千、海外引进人才等。”

他认为,在创新药研发投资方面,首先要“以患者为中心”,聚焦那些真正对患者有价值的新药。研发策略的制定也很关键,比如适应症的选择、单药还是联合、是否要用生物标记物等,它决定了创新药能否上市,以及上市后的持续发展。而这些,都需要建立在对医疗行业、对市场有深入了解的基础上。

作为领先的跨境医疗平台,好医友依托在美国拥有的健康险公司,签约上万名美国权威专家,已与中国300余家医院共建国际医疗中心,开创线上中美远程会诊、线下治疗与随访的跨境医疗服务闭环,服务包括恶性肿瘤在内的各类疑难重症患者数万例。依托多年的资源和渠道的积累,好医友对新药的市场潜力、功能和患者群定位,以及医生、患者的需求等,都有着独特优势,确保全面深入地把握临床需求。此外,好医友还拥有一支成熟的推广销售团队和合伙人队伍,未来也可在推广销售方面极大赋能创新药初创企业。

“我们投资创新药项目,首先一定要有广阔的未被满足的需求空间,以及拥有核心竞争力;其次,要有专业靠谱的团队;第三,我们的资源、能力能够帮到它,为它赋能,除了资金外,还有研发、市场推广渠道等。”黄亨利透露,在医药产品方面,好医友采用“三部曲”:第一步,重点引进全球领先的产品,在中国推广销售,填补中国市场的空白;第二步,通过建立中外合资企业或本土企业,面向国内市场研发和生产,实现进口替代;第三步,通过中外合资企业或本土企业进行自主创新,研发和生产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产品。

从跨境医疗服务到医疗保险、医疗科技,再到医疗器械、创新医药产品,如今,好医友的医疗生态图景正逐渐明朗。

本站

               

      企业资讯

                  

      媒体报道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