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乳腺癌术后转移——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

患者:C女士

年龄:50岁

目前诊断:左乳浸润性导管癌 rT0N0M1 Ⅳ期(肝、骨转移)

主要会诊目的: 明确下一步治疗方案

视频会诊医生:美国肿瘤学专家Dr Gabriel Carabulea M.D

 

病史简述

2016年6月,C女士因出现左乳包块伴乳房皮肤内陷到医院检查,诊断为乳腺癌。随后她做了左乳癌改良根治术,病理提示浸润性导管癌Ⅲ级,雌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术后陆续行辅助化疗、辅助放疗、辅助激素治疗。2017年6月复查彩超发现肝、骨(L5和骶骨)转移,行锶89核素全身放疗,7月行肝转移瘤化疗栓塞术,肝功能损害较前加重。为了能够更有效地控制病情,家属与主诊医生通过院内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咨询了美国肿瘤医生的治疗意见。

 

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提供“第二诊疗意见”

出席本次视频会诊的美国医生,是来自加州肿瘤中心的主任医师Dr.Gabriel Carabulea(加布里埃尔.卡罗布里尔博士),他在各类实体肿瘤和血液肿瘤的诊疗领域具备30余年的丰富专科临床经验。视频过程中,卡罗布里尔博士与院内医生进一步核实确认患者的病情,了解最新的进展情况,并就相关的治疗措施与院内医生进行了讨论。

 

卡罗布里尔博士表示,C女士近期刚接受化疗栓塞术,建议先详细评估应答情况。通过复查肿瘤标志物、肝功能、肝脏MRI等来评估肝转移情况及肝转移灶对化疗栓塞术的应答。

如果肿瘤再发,他建议在患者体力和肝功能允许、可耐受的情况下,可考虑再次行肝化疗栓塞术。另外也推荐了二线激素治疗方案:“芳香酶抑制剂+CDK4/6抑制剂(帕布昔利布)”或“氟维司群+帕布昔利布”或“依维莫司(mTOR抑制剂)+依西美坦”,卡罗布里尔博士表示激素治疗耐受性一般比系统性化疗好。

如果疾病迅速进展或者对激素治疗无应答,他建议考虑调整方案如下:

(1)使用吉西他滨、卡培他滨进行系统性化疗,并根据疾病进展具体情况确定单药治疗还是联合用药。

(2)采用化疗联合免疫疗法(PD1/PDL1抑制剂),可参加进行中的相关临床试验。

此外,卡罗布里尔博士建议C女士做一个BRCA突变检测,尤其家族有乳腺癌和卵巢癌病史的情况更要做。若检测结果为阳性,可使用 PARP抑制剂(如奥拉帕尼)进行治疗。同时他也强调了脑是一个潜在的转移部位,建议安排脑部MRI复查计划。

 

(备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