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医学顾问:400-060-9693 (24小时在线)
首页 > 疾病专区 > 肺癌案例 >

漂洋过海寻找一线生机——肺腺癌患者赴美参加临床试验

肺癌案例 | 阅读量:

病史简述

肺腺癌(lung adenocarcinoma)是肺癌的一种,属于非小细胞癌,恶性程度极高,早期并没有什么特殊症状,即使咳嗽 、胸闷、气促等,也因与一般呼吸系统疾病的症状类似,很容易忽略,所以等到确诊时病情往往已经发展到了晚期。而传统观念上也认为,罹患肺腺癌便意味着生命走到了尽头!所以当现年61岁的林先生得知自己被确诊为右肺上叶腺癌4期时,这位曾经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物,在凶猛的癌症面前,也终究抵挡不了内心的恐惧和绝望,第一次觉得自己脆弱的不堪一击!

患者病情自述——罹癌后从绝望到希望的心路历程

2014年5月底,我开始出现胸闷、气促等症状,不过由于当时情况并不严重,而且也没明显诱因,所以并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在持续了将近两周之后,胸闷、气促的状况不仅没有得到减缓或消除,反倒日益加重,已经对我日常生活产生了影响。为此,我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深圳恒生医院进行了检查,胸片及胸部CT显示出右侧胸腔积液,在进行胸腔穿刺,抽出约800ml黄色胸水后,我才觉得症状有所缓解。但是为了进一步检查和治疗,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又转诊到了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并以右侧胸腔积液办理了住院手续。

在完成相关检查后,2014年6月24号,我在全麻下进行了胸腔镜右肺上叶病灶楔形切除术,病理标本随之被送往检验。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我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感!最终结果出来,我被确诊为右肺上叶腺癌(PT3N0M1 Ⅳ期),虽然之前已经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噩耗降临的那一刻还是感觉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坍塌了,我终究没能躲过癌症这一劫!

于是,在术后我进行了雾化祛痰、胸部体疗、呼吸功能训练、抗炎等治疗,并且在医生的建议下,开始进行Iressa治疗(吉非替尼)。之后,几次复查结果,都显示恢复的还算顺利,胸闷、气促症状有所改善,精神也较之前好了。但是在去年9月份的一次胸腹部CT复查中,却发现已经出现了骨转移,这让我在遭受再一次打击的同时,也萌生出了寻找新的治疗方案的想法。

虽然医生跟我说骨转移并不会直接威胁到我的生命,而且我目前的恢复情形也是比较乐观的,但是我身上这颗“炸弹”什么时候会爆炸谁也无法预测!所以在我积极配合医生维持现阶段治疗的同时,我也开始关注和收集相关资料,我希望能够寻找到更有效、更进步的治疗手段。癌症猛于虎,我只有化被动为主动才能求得一线生机!

选择好医友——直接连线美国胸腔肿瘤权威教授

今年2月份,我无意中在一本《国际癌症杂志》上看到一篇研究论文,文中指出“根据生存数据研究报告表明:中国癌症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为30.9%,不及美国(66%)的一半。”这让我瞬间有了方向,随后,在进行了更多关于癌症治疗的案例、报道和专题的了解后,我便将目标锁定在了美国,毕竟美国的肿瘤成活率居世界首位,而且医疗技术也更为前沿,这将会让我更有信心去与病魔作斗争。

但是出国治疗谈何容易,如何能在不用出国的情况下体验到先进的美式医疗成为了我当时优先考虑的一点!我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了解。很快,“好医友”国际医疗平台便进入了我的视野,它提供的“视频医疗咨询”、“便捷赴美就医”、“重症赴美”、“国际专家会诊”等服务刚好完全符合我的需求。我马上与好医友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在和他们进行详细的沟通并提交了我的完整病历资料后,不久,他们就为我安排了一次与美国名医远程视频的机会,并且收到了来自美国知名专家的联合会诊报告。(附带了一份好医友工作人员帮我翻译的中文版)

Dr. Goldman,Jonathan W远程联合会诊

Dr. Goldman,Jonathan W

此次联合会诊不仅由知名肺科专家Dr. William Chang(张维明博士)参与讨论,更力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的Dr. Goldman,Jonathan W(高曼•乔纳森W医学博士)作为主要负责人来对我的病情做出评估。其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作为全美远负盛名的医学殿堂,被称为“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医院”;而高曼博士更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琼森综合癌症中心胸腔肿瘤临床试验主任,是胸腔肿瘤学领域非常著名的教授,他带领的团队在对晚期肿瘤的药物治疗上有医学界非常瞩目的研究突破。

高曼博士在详细了解了我的病历资料,包括既往病史、手术史、家族史、社会史、过敏史、和用药方案之后,为我出具了一份详尽的书面报告,对我建议如下:

1、高曼博士认可我目前的治疗方案(Iressa治疗),并希望我能在适当的时候做个MR检查(用或不用钆显影剂)或者CT检查(伴或不伴大脑对比)。

2、他建议我每2-4个月复查胸部、腹部和盆腔的CT影像。当CEA值升高的时候,也可以做个CT扫描,但是只要我感觉情况良好,即使CT检查发现一些轻微的恶化,也没有必要改变原有的治疗方案。

3、而如果在复查过程中,我病情明显变差或者CT检查发现严重的恶化,则治疗方案上需要做一些适当的调整。一种可行的方式就是开始系统性的化疗,高曼博士建议使用铂类/培美曲塞或铂类/紫杉醇/贝伐单抗这样的化疗方案,配合适当的术前用药法和中枢神经系统成像检查(若使用贝伐单抗)。

4、至于临床试验,高曼博士告诉我现在正在评估新的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CO1686和AZD9291. 通常对于这些新的临床试验,如果我要参加则需要额外做一个活检,以显示第二期发生 T790M 突变的细胞对吉非替尼耐药。

5、针对骨转移,高曼博士建议我使用骨强化剂,例如唑来膦酸(钙调节药)或地诺单抗。这类药已被证实可以减低骨骼风险事件,例如骨折。同时,治疗期间,进行牙科疾病筛查和避免拔牙,可以将下颌骨坏死的风险降到最低。

Dr. William Chang的远程视频会诊

Dr. William Chang

在高曼博士的书面会诊报告形成后,好医友随即为我安排了一次远程视频会诊,由张维明博士与我进行更为详细的讲解和沟通。张博士拥有美国内科医学委员会三重认证的内科、肺科以及重症监护专科医师资格,在肺科领域具备非常丰富的专科临床经验。

而且,由于张博士可以用中文和我交流,这使得我们的沟通显得极为顺畅,也让我能够更加无负担地向其倾诉我的疾病困扰,张博士对于我此前的用药方案表示了认可,并基于高曼博士的书面报告为我进行了更为直接、深入的讲解。而关于参加临床试验的事,张博士也鼓励我去向我的肿瘤医生咨询国内是否有合适的,如果坚持要赴美参加临床试验,则需提供中枢神经系统(脑部)原始影像学资料(最好是MRI),并且将所有影像结果刻录在CD上,连同所有的病理切片发送给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进一步的评估,以及用于临床试验的筛选。

短短50分钟的视频时间,于我而言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它不仅让我对自身病情有了更为客观、全面的认识,而且对于未来的治疗也更加信心十足了。很幸运,也很感谢好医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如此专业而人性化的求诊平台。

赴美参加临床试验——机会来之不易,希望就在眼前

半个月前,我在好医友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将之前CT检查的原始影像资料(DICOM)和附录,及所有影像结果刻录在CD上,连同所有的病理切片一起寄给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加布里埃尔•卡拉布里医学博士。加布里埃尔博士在详细阅读了我相关病例之后,对我之前的会诊报告结论和用药方案皆无异议。而我赴美参与临床试验的申请也正式进入了审批流程。

就在前两天,好医友工作人员兴奋地告诉我,我已经通过重重审核获批成为临床试验组的一员了,过几天便可前往美国参与新药试验,届时好医友美国工作人员将协助安排好我的日常生活,并指派拥有美国护士执照的专业护士全程跟进我的医疗服务,在发生紧急情况下可立即提供帮助。真心感谢这段时间以来所有为我会诊的美国医生们以及好医友工作人员,谢谢大家为我做出的努力,我知道我之所以能进入这个临床试验组,主要是因为高曼博士这位新药试验的领导者极力争取的结果,否则国际部根本不给国际患者这样的机会的,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会珍惜的。

如今,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我都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即将收拾行囊,远赴美国,开启我的第二次生命,祝福我吧!

(本文由患者口述,好医友整理,所有内容经患者许可)

上一篇:右下肺癌术后 下一篇:肺腺癌脑转移

2018-07-17 16:08

好医友小编

联系医学顾问


看不清?点击更换

医学顾问微信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