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医疗成医生晋升“硬指标”

近日,贵州省印发《远程医疗服务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医务人员在评职称晋升时,参与远程医疗成为一项“硬指标”。

虽然文件引发了不小争议,但好医友医疗集团CEO颜伟煌认为,“无论这项政策是否会在其他地区推行,它对远程医疗发展带

来的激励作用不言而喻。”可以预见,未来,医生看病将告别“小团体”单打独斗的局面,全国乃至国际远程医疗协作将渗透到日常医疗活动中。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通过好医友美国卫星诊所与UCLA临床教授Linnea I. Chap M.D.进行中美远程会诊

远程医疗考核不合格 院长要问责

据了解,2014年国家卫计委就出台了《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随后,2015年,贵州省卫计委便发文,规定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实施远程医疗,应作为医疗机构等级评审、医务人员职称晋升、评先评优的依据之一。

而此次《办法》,更加明确将远程医疗纳入晋升、绩效考核的必备条件。在评估评价方面,《办法》将远程医疗与医院主要负责人的考核评价相关联,考核不合格,不能评优评先;连续考核不合格,还将问责。

远程医疗:“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

颜伟煌表示,远程医疗在全球医疗和国家分级诊疗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解决了传统医疗诸多“痛点”:通过远程医疗,可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有效缓解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促进各级医疗机构服务水平的提高,缓解偏远落后地区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除了用于疾病诊疗、健康管理,远程还可用于医学培训、教育及国际医疗交流;在促进结构化电子病案及医疗人工智能开发等方面,远程医疗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据统计,目前全国共有6800多家公立医院开展了远程医疗服务。正如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所言,“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通过发展远程医疗协作网等医联体形式,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高水平的医疗服务。

据了解,好医友借助远程医疗技术将美国名医引入国内,联合全国上百家三甲医院首创“中美远程会诊医联体”。通过中美远程会诊,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获取国内外高水平专家的诊疗意见,省去了辗转求医的时间和花费;另一方面,也能帮医院更好地应对疑难重症方面的诊疗需求。

远程医疗出了事故,谁来“背锅”?

对于远程医疗,万一出了医疗事故怎么办?这是医生和患者都会担心的问题:患者不知到底该找邀请方还是受邀方负责;医生则担心因远程医疗“引火上身”。

《办法》规定,医疗机构间开展远程医疗服务,要签订远程医疗合作协议。其中,远程会诊责任认定如下:由邀请方发起的远程会诊(远程门诊),受邀方提供诊疗建议作为邀请方诊疗疾病过程的重要参考依据,由邀请方承担诊疗责任。

医务人员经医疗机构许可,直接向患者提供远程医疗服务造成不良后果的,由其所在医疗机构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承担相应责任。

因此,只要是按程序、规范进行的远程会诊,对于医患双方而言,都不必担心权责不明。

来源:好医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