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术后多发转移——肿瘤专科视频会诊

患者:H女士

年龄:65岁

家族史:父亲结肠癌、母亲胃癌

既往史:双侧乳腺癌根治术后

目前诊断:

1、卵巢癌术后伴淋巴结多发转移;

2、腹腔积液;

3、盆腔积液

主要咨询问题:

1、是否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2、是否适用生物治疗、靶向治疗、基因治疗、纳米技术治疗及射频自然量子医疗等疗法?

3、如何使CA125数值下降并保持稳定?

视频会诊医生:美国精准癌症医学专家Dr Nader Javadi M.D

病史简述

1995年H女士被查出双侧乳腺癌,接受了双侧乳癌根治术。2012年她因不明原因出现胸水腹水,入院行PET-CT检查,结果提示卵巢癌,随即行卵巢+子宫附件+大网膜切除术,并于术后接受多西他赛+卡铂化疗,后因疗效不佳两度更改化疗方案,最终调整为:多柔比星脂质体+紫杉醇化疗,但两个疗程结束后也因出现过敏而停药。

2015年7月,H女士回院复查发现:右肺门淋巴结及盆腔前部淋巴结转移,遂行放疗一个月。2016年3月H女士又接受了6个疗程的吉西他滨+奈达铂化疗,但CA125数值依旧居高不下,MR影像检查示:胃小弯侧腹腔内、胰腺后上方腹膜后、腹主动脉右侧结节样异常信号,考虑淋巴结转移癌可能性大。为此,H女士家属在与主治医生商量后决定通过院内“好医友美国卫星诊所”远程连线美国医生,就当前的复杂病情,寻求权威的第二诊疗意见。

 专科视频会诊——提供权威“第二诊疗意见”

为H女士提供远程视频会诊服务的美国肿瘤医生是全球范围内“精准癌症医学”领域为数不多的开创者之一——Dr Nader Javadi M.D(贾瓦迪医学博士)!他是首批将免疫治疗、化疗以及靶向治疗综合运用的肿瘤专家,具备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在直肠癌、肝癌、卵巢癌、前列腺癌、肺癌等多个肿瘤细分领域拥有非同凡响的卓越成就,是现代医学界公认的首屈一指的癌症专家。

Dr Javadi根据H女士提供的相关病历资料和检查报告,以及视频过程中的现场沟通交流,详细审阅分析了其病情,并就后续治疗及用药选择提出了极具参考价值的第二诊疗意见,摘要如下:

1、若条件允许,建议H女士行组织切片二代基因测序,并BRCA(乳腺癌易感基因)检测,结果若为阳性,则可长期使用奥拉帕尼(olaparib)治疗,直至出现耐药。基因检测不仅可为H女士本人提供更多治疗信息指导,对其直旁系血亲的指导预防意义也非常重大。

2、鉴于H女士此前未接受太多药物治疗,Dr Javadi建议化疗方案为: 阿瓦斯汀(avastin)+白蛋白结合性紫杉醇(Abraxane)+培美曲塞(pemetrexed)联合治疗,该方案预期可产生90%应答效果。

3、化疗4-6周期后,后续治疗方案可仅由阿瓦斯汀联合免疫疗法【Opdivo+伊匹单抗(ipilimumab)】进行维持治疗。

4、建议为H女士行化疗药物敏感性检测,若其肿瘤ER 或HER2/neu表达阳性,则化疗4-6周期后可行针对性药物维持治疗,提高应答效果,力求完全缓解(CR),将肿瘤控制在慢性疾病水平。此类针对性药物包括生物疗法、靶向疗法、纳米技术疗法等,但由于H女士不存在局部疼痛性肿物,不推荐射频治疗。

5、针对H女士主治医生询问的孤立性CA125水平上升的原因,Dr Javadi则表示很可能由肿瘤微小转移所致,普通CT无法显示,因淋巴结活动性改变时可能暂时不伴大小变化,建议在启动新治疗方案前,行PET-CT扫描,观察淋巴结活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