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PD-1免疫疗法”是如何在癌症治疗中起作用的?

免疫疗法是近年来癌症治疗领域最鼓舞人心的重大突破。在许多癌症药物研究看似碰壁的时候,这一疗法开始腾飞。许多传统化疗药物,对于只剩几个月甚至几周生存期的晚期癌症患者而言,基本没什么效果。然而,致力于免疫疗法研究的科学家们却从完

全不一样的角度入手,通过激发机体自身的防御机制来对抗体内的癌细胞,并取得显著成效。

PD1免疫疗法缘何而来?

我们的机体本身就有一套防御系统,而T细胞扮演了“防御卫士”的角色,可以识别外来 “入侵者”并加以消灭。然而狡猾的癌细胞却有一套“秘密接头”机制,可以躲过T细胞,进而肆无忌惮地扩张。

人体T 细胞(图片来源www.theguardian.com 拍摄:Alamy)

那么,癌细胞是如何躲过T细胞的呢?

研究人员发现T细胞表面有一个重要的“接头”分子,他们把它称为“程序性死亡受体-1”或“PD-1”,正常状态下,它都能明辨“敌我”,但当癌细胞表面出现“PD-L1”的时候,情况就变了。PD-L1蛋白正是PD-1的配体,它们俩一旦结合便会向T细胞传递一种负向调控信号,诱导T细胞进入静息状态,让其无法识别癌细胞,并且使T细胞自身增殖减少或凋亡,有效解除机体的免疫反应,因此癌细胞可以毫不费力就“登堂入室”。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癌细胞表面都存在这种PD-L1蛋白,包括乳腺癌、肺癌、胃癌、肠癌、食管癌、卵巢癌、宫颈癌、肾癌、膀胱癌、胰腺癌、神经胶质瘤、黑色素瘤等。于是,科学家们开始思索“如果能阻止PD-1与PD-L1结合,或许就能帮助T细胞恢复活性,正常识别癌细胞的威胁,进而全力攻击癌细胞。”

PD-1免疫疗法如何起效?

自2006启动首个“涉及PD-1分子”的临床试验以来,科研人员历经艰辛,终于在2014年成功推出史无前例的两种“PD-1抑制剂”,分别是:由小野制药(Ono)和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 Myers Squibb,BMS)联合研发的Opdivo(Nivolumab),和由默沙东(Merck Sharp & Dohme,MSD)研发的Keytruda(Pembrolizumab)。

人体免疫调节过程其实相当的复杂,而这类“PD-1抑制剂”所起的主要作用,就是阻断PD-1与PD-L1的连接,从而帮助T细胞恢复活性,识别和摧毁癌细胞。(下方图示)

图片来源www.theguardian.com

作为全球最先上市的两种PD-1免疫抑制剂,截至目前,Opdivo的适应症已涵盖6种癌种,分别是:晚期黑色素瘤;经过既往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经过既往治疗的晚期肾癌;经过既往治疗后复发或转移的头颈鳞癌;经过自体干细胞移植并经Adetris治疗后复发或转移的霍奇金淋巴瘤;以及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膀胱癌)。而Keytruda更是成为首款不依据肿瘤来源,而是依据生物标志物进行区分的“广谱抗癌药”,获批用于治疗带有微卫星不稳定性高(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high,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mismatch repair deficient,dMMR)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实体瘤。

而美国西海岸精准肿瘤治疗中心负责人、美国精准癌症医学领头人——Dr Nader Javadi,M.D (内德·贾瓦迪博士),作为首批将免疫治疗、化疗以及靶向治疗、生物治疗等综合运用的肿瘤专家,在通过好医友为国内患者提供诊疗服务,或者远程视频会诊服务时,也曾多次表示:免疫疗法在各类癌症领域都有着相当广阔的潜在应用前景,它带来的最大希望就是它可以教会人体免疫系统识别和破坏癌细胞,并持续这么做,从而有望控制住癌症。

 

(看大病,好医友提倡“先会诊,后治疗”,最专业的权威医生,最有效的治疗方案,省时,省心,省钱。)

来源:好医友